顾夜瑾没什么表情,不过俊美的眉眼里覆着一层薄寒,他专注的将这份离婚协议书看上了一遍。

虽然她寥寥几语,左右不过是净身出户不要钱,只要自由的话,但是顾夜瑾将这份离婚协议书看了好久好久。

最后,他的目光落在了最后那个签名上,她已经签名了—叶翎。

卧室里静悄悄的,什么声音都没有,顾夜瑾一身黑色西装伫立在那里,俊拔如青松,他沐浴在疏淡灯光里的身影莫名透出了几分…落寞和孤寂。

很快,一串悠扬的手机铃声突然响起了,来电话了。

顾夜瑾拿起手机一看,是他的顾太太打来的。

放下了手里的离婚协议书,他按键接听了电话,他压低的嗓音柔柔的,“喂,顾太太。”

“顾总,你去哪里了,让你去买个酸梅你竟然这么久不回来,你该不会是遛个弯泡妞去了吧。”叶翎软媚的声线传递了过来。

顾夜瑾勾唇笑,“顾太太,你真是冤枉我了,酸梅我买好了,归心似箭,但是无奈路上车太多了,将我给堵住了。”

他说他堵车了。

叶翎,“那好吧,姑且信你这一回,你快点过来吧。”

“好。”

挂断了电话,顾夜瑾将那份离婚协议书放在了最下面的抽屉里,用锁给锁上了,然后他拿着车钥匙头也不回的出门了。

……

叶翎等到了顾夜瑾,还有他带回来的一大堆酸梅。

看着各种各样的酸梅,叶翎都傻眼了,“顾总,怪不得你这么迟回来,让你去买点酸梅,你是去买了一个酸梅市场吗?”

顾夜瑾走过来亲了一口她的额头,“给顾太太买零食,那一定要管够。”

说着顾夜瑾往沐浴间走去,“我先去洗澡。”

叶翎捏了一个酸梅放在嘴巴里,那股酸酸甜甜的味道在口腔里蔓延开,顿时缓解了怀孕带来的不适感。

这时“叩叩”的敲门声响起了,是私人秘书来了,搬来了一大堆文件。

叶翎眨了一下羽捷,“你家总裁大人是打算将办公室搬到我的病房来了吗?”

私人秘书笑道,“太太,现在总裁的心都在你的身上,来了医院又回了一趟家,还没有来得及批阅文件,所以工作量比较大。”

叶翎一滞,“他回家了?”

私人秘书点头,“对啊太太,你不是说在卧室里给总裁留了东西吗,总裁买酸梅的时候就遛弯回了一趟家,总裁很期待你留给他的惊喜呢。”

叶翎僵住了,原来刚才顾夜瑾说谎了,根本就不是堵车,他回家了。

没有遛弯去泡妞,而是遛弯回家去看她留给他的“惊喜”了。

这时沐浴间的门“嗒”一声开了,洗过澡的顾夜瑾走了出来,他穿着干净的白色衬衫黑西裤,利落的短发上挂着水珠,手里拿着毛巾在擦拭着,敏.感的察觉到病房里的气氛微妙,他看了自己的私人秘书一眼,“你们在聊什么?”

“总裁,我们在聊你半路回家的事情。”私人秘书诚恳的答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