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真是皮痒了,真想把她抓过来好好收拾一顿。

当然这些只是想象,叶冥没有回眸,而是拔开长腿离开了这里。

……

叶冥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躺在了冷硬的木板床上,他很想闭眼睡觉,但是身体的高烧还有毒瘾灼的他根本睡不着,他闭了闭眼,脑海里全是何冰站在璀璨灯火里拿着雄鹰面具的样子。

后脑勺还很痛,是她砸出来的。

这个小兔崽子!

叶冥将英挺的后背慵懒的倚靠在床头,阖了阖英俊的眼睑,然后自己动手拉开了健壮腰间的皮带…

外面,朱超来了,他想伸手推开房间门,但是很快他就听到了里面传来的不正常声响。

朱超的动作一顿。

这时李淇走来了,“超哥,你怎么不进去,我刚去拿了一种麻药,阿冥哥怎么样了,我们快进去看看?”

但是朱超挡了一下,“淇淇,等一下。”

李淇停在了外面,她不明所以,语气也有些焦急,“超哥,我们在等什么,我们快点进去看阿冥哥吧,这段时间阿冥哥戒毒太痛苦了,现在又高烧,虽然刚才物理降温过了,但我还是很担心。”

这个时候朱超肯定不会放李淇进去的,他安慰道,“淇淇,不用紧张,这一次阿冥一定可以挺过来的。”

李淇想要说话,但是这时耳畔传来一道闷哼。

这道闷哼是房间里传出来的。

李淇一僵,里面那男人是一条硬骨头,痛狠了的时候拿个东西咬在嘴巴里,一声都不吭,她从来没听过他哼过。

这一道闷哼…

她听过。

昨天晚上何冰在他的房间里,在最后关头他也…

李淇的小脸迅速红了起来。

等了一会儿,朱超抬起手敲门,“阿冥。”

几秒后,里面传来了一道沙哑到粗嘎的嗓音,“进。”

朱超推开房门,走了进去。

房间里很黑,里面还有一股奢靡的味道,朱超走去打开了灯光,又推开了窗户缓一缓新鲜空气。

“阿冥,没事了吧?”朱超看向床上的男人。

这时李淇也走了进来,她抬眸看向了床上的叶冥。

叶冥高大健硕的身躯几分慵懒颓废的倚靠在床头,湿哒哒的刘海遮住了他英俊的眼睑,一条长腿曲着,他垂着英俊的眼眸微弓着腰,双手拢风点燃了一根香烟。

修长的两指里夹着猩红的火苗,他开始吞云驾雾。

李淇红着脸向下看了一眼,叶冥裸着上半身,身上交织的伤痕,看着固然触目惊心,但是更多的是一种难言的野性和性感。

下面一条黑色长裤,被一根黑色皮带系着,现在黑色皮带打开了,拉链也开着,露出了里面的黑色子弹库…

床下一堆白纸,刚擦拭过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