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大概是叶翎第一次看到顾夜瑾这样的模样,平时那样疼她护她的哥哥让她感觉到羞辱和害怕,所以她要下车。

顾夜瑾路边停了车。

叶翎伸手想要拉开副驾驶的车门,但是他突然探出大掌,一把拽住了她纤细的皓腕,“生气了?”

她闷着小脑袋,可怜又委屈,“我没有…这个蓝色的永生花是我去花店里学了,亲手编的,想送给哥哥…虽然有很多人送我礼物,但是我都没有收,更没有做出像哥哥说的那些事情…”

说着她抬起红红的水眸望着他,“哥哥,你今天怎么了?”

他敛了敛俊眸,这才发现了自己的失态,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也许日益长大的她让他没了安全感,她被那么多男人惦记着,有点怕她被别人给抢走了。

他知道自己有多阴暗,他的父亲母亲都是阴暗的人,他身上流着他们的血液,基因就不好。

眼前这个女孩儿可是高门叶家女,金枝玉叶,他虽然养着她,但是心情不好了,也会冲她发脾气,说很多难听的话。

他的目光落在她的粉颈上,然后缓缓往下移,“车上打了空调,不热吗?把外面的外套脱了。”

他伸手拽住了她校服外套的拉链,往下拉。

“啊!”她惊叫了一声,迅速护住了自己的胸口。

她很早就没了妈咪,女孩子发育的事情没人教,她羞于出口,也没有办法问别人,最近她胸口胀人,慢慢的竟然有了弧线,所以她都穿宽大的校服遮着,就算再热也不敢将外套给脱下来。

他的动作很快,手指勾着拉链,直接拉开了半截,她小鹿乱撞般睁着杏圆的水眸望着他。

他已经看到了。

那时的他已经成年,该懂的都懂,他不谈恋爱并不是对女人不感兴趣,相反他的目光偶尔也会落在女人的身上,用一个男人打量女人的目光来评判一下这女人的脸蛋身段如何,跟男人应酬场上谈的那些荤笑话并没有什么不同。

不过,他眼光甚高,没有遇到心仪的而已。

所以,他的目光何等锐利,刚才外套拉下来半截,露出里面的白t,白t包裹着地方有一道莹润的弧线…

怀里的女孩儿像受到了惊吓的小兔子,他上下滚动着喉头,微微敛眸,这才温软了声音哄她,“翎翎,对不起,哥哥是不是吓到你了?”

他想他真是坏,在她身上占了点便宜才肯给她好脸色。

不过,他精心圈养了这么多年的女孩儿,岂能让他人染指半分?

她,早晚是他的。

她迅速将拉链拉了上去,然后通红着一张小脸摇头,“没有,我只是觉得哥哥今天怪怪的…”

他坐直了身,“最近公司有点忙,所以哥哥情绪不太好,不过以后不会了,翎翎,哥哥带你去买衣服。”

他将她带到了商场,走到内衣专柜面前时,她的脚步就慢慢停了下来。

她看着里面五颜六色的内衣,一张雪孵的鹅软小脸都已经红成了大虾,“哥哥,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

“翎翎,你已经长大了,要买这些衣服了。”

她,“…”

这时店员走了过来,恭敬道,“总裁,你带翎翎小姐来买内衣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