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绾绾,你一定要尽快查出这个人是谁,这一次我们要先下手为强,将这个人斩草除根!”婆婆充满杀意的说道。

夏夕绾的心沉到了谷底,她心里不好的预感还是灵验了,这一次婆婆是为了陆寒霆从兰楼而来,婆婆已经剑指陆寒霆!

“婆婆,”夏夕绾欲言又止道,“你没有见过这个人,这个人是华西百年来唯一拥有赤子之血的人,也许,也许他跟华西历代主君不一样,他英明,睿智…”

婆婆直接打断了夏夕绾的话,“那我们更应该先下手为强,一旦等这个人君临天下,那我们就错失了最大的时机,简直是养虎为患,后患无穷。”

夏夕绾不知道说什么了。

婆婆狐疑的看着夏夕绾,“绾绾,你怎么了,难道你忘了华西和兰楼之间的血海深仇了?”

“婆婆,我没有忘,我会…尽快查出这个人是谁的。”

“那就好。”婆婆伸手揉了揉夏夕绾的长发,“对了绾绾,你有没有找到皮皮和星星的爹地?”

夏夕绾点头,“恩,找到了。”

“那改日把他约出来,我们吃顿饭,我要好好考察一下这个人,我们兰楼古国的驸马爷可不是这么好当的,而且绾绾你的继位大典一直在筹备,就等着你完成此次的任务,拔出轩辕剑,复兴兰楼,我们就要回归兰楼古国,而你将成为兰楼的第十三任女王大人。”

夏夕绾垂下了纤长的羽捷,她已经预感到了,她和陆寒霆接下来的路会很难走。

……

婆婆并没有住在这里,而是坐车离开了,夏夕绾回到自己的房间里,这时“叮”一声,她的手机来短信了。

点开一看,是陆寒霆发来的。

回去就算了,信息都不跟我发一条,说说看你有多忙。

这是一条充满了怨气,又霸道十足的短信,夏夕绾勾起了红唇,澄亮的翦瞳里溢出了碎亮的笑意。

纤白的手指按上按键,她回了一条陆先生,我这是给你机会去泡妞啊,说不定你晚上回家还能在路上捡到一条小美人鱼呢。

陆寒霆的回信很快就来了我为什么要去泡一条鱼,我想泡你。

好吧,夏夕绾觉得心里甜丝丝的,她的陆先生还真会说甜言蜜语。

这时“叩叩”的敲门声响起了,房间门被推开,林水瑶拿着一杯热牛奶走了进来,“绾绾,将这杯热牛奶送给你璎珞阿姨,我觉得你璎珞阿姨自从陆司爵那里回来后,就怪怪的,我猜一定是陆司爵那只老狐狸对你璎珞阿姨动手动脚了。”

“不会吧…”

“怎么不会,要论腹黑,无人能及陆司爵,而且陆司爵极好女色,你璎珞阿姨在他面前就是一只小白兔,被他吃干抹净了都不知道。”

夏夕绾的脑袋里浮现出陆司爵那深沉内敛的模样,她当即尴尬的咳嗽了两声,“妈咪,你别乱说,陆伯父不好女色的。”

林水瑶看了夏夕绾一眼,那意思是你懂什么?“绾绾,陆司爵好不好女色,你去问问你璎珞阿姨就知道了。”

“…”她才不好意思问呢!

她跟陆寒霆差一点就结婚了,那可是她的公公婆婆,哪有做儿媳妇的去问公公婆婆的闺房秘事的?

夏夕绾迅速接过了热牛奶,“妈咪,我现在就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