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夕绾静静的坐在椅子上,那聪慧从容的大家气度里带着几分审视的居高临下,就这么看着沈小莲,也不说话。

沈小莲蜷了一下手指,她感觉夏夕绾那双澄亮的翦瞳好像已经看穿了她这个人,让她无法直视。

“夏…夏姐姐,你不要误会,我和大哥哥…”沈小莲怯怯的开口。

夏夕绾很快就挑了一下精致的柳叶眉,好笑的打断了她的话,“恩?大哥哥?”

沈小莲一滞。

夏夕绾勾起红唇,“这位沈妹妹,你口口声声说让我不要误会,那这一声大哥哥是你能叫的?你应该不是装聋作哑吧,刚才我跟陆先生说的话你没听到,陆先生说了,他没你这个妹妹!”

说着夏夕绾抬头看了身边的陆寒霆一眼,求证道,“是吧陆先生?”

陆寒霆身高腿长的伫立在夏夕绾的身边,他深邃的狭眸一直落在夏夕绾的身上,他抬手,用大掌揉了揉她清纯的长发,宠爱的点头道,“恩。”

沈小莲脸色更白,夏夕绾摆明了是给她下马威和难堪的,但是陆寒霆宠着她,纵容着她对她的羞辱。

现在崇文也站在夏夕绾的身后,恭恭敬敬的模样,虽然夏夕绾和陆寒霆还没有领结婚证,但是整个陆家,陆寒霆身边所有的人都视夏夕绾为女主人,为陆家新一代的当家主母。

沈小莲颤了颤羽捷,那水汪汪的大眼睛里已经蓄上了泪珠,更显得楚楚可怜,她小声改口道,“夏姐姐,我和…陆总并不是你所想的那样,我命不好,来自于贫困的山区,家里还有几个弟弟,为了供养弟弟上学,我爸妈就将我卖给了这里的混混吴浩,逼我们结婚了,但是,但是…”

沈小莲迅速抬头看了陆寒霆一眼,真是少女的欲说还羞,“我和吴浩还没有…圆房,我们有名无实,我至今还是干净的。”

后面的崇文就觉得挺恶心的,其实这里没有人关心沈小莲是不是干净的,但是她故意把这话拿出来说,说给陆寒霆听。

任何一个男人听了这段故事都会动容吧,舍身救弟的好姐姐,又忠烈无比,让男人保护欲爆棚,恨不得保护她一辈子。

陆寒霆那张俊脸上没有任何的情绪波澜,甚至他都没有抬头看沈小莲,好像没听到她的话一样。

这时“啪啪啪”,夏夕绾伸手,十分给面子的为沈小莲这段故事送上了自己的掌声。

夏夕绾澄亮的翦瞳里荡漾着笑意,“沈妹妹,继续你的讲演,我还在听呢。”

“…”沈小莲已经听出了夏夕绾话音里的漫不经心,她蜷着手指,只能继续道,“这个吴浩见我不从,就开始动手打我,他特别喜欢家暴,不但对我拳打脚踢,还拿鞭子抽我,把我弄得伤痕累累。”

沈小莲是一个完美的讲演者,她说到动情处迅速抽了一下通红的鼻翼,为自己可怜的遭遇掉下了几滴眼泪。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