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夕绾也没有想到那次在酒店里是小奕奕跟陆寒霆父子联手做出的一场戏,所以她很惊喜。

现在听着小陆宸奕奶奶酷酷又无比郑重的跟她说以后换我和爹地来保护你,夏夕绾秀琼的小鼻翼突然就一红。

她感觉自己在兰楼古国经历的一切,那些迷茫,艰难,无助,孤独,生老病死…都被治愈了。

夏夕绾伸手抱住了小陆宸奕,她用力的点头,“好,以后妈咪就交给奕奕来保护了。”

小陆宸奕性格很沉稳,不会说什么甜言蜜语,他只是伸出小手,来到夏夕绾纤柔的后背上,轻轻的拍了拍。

他已经知道妈咪为了生下他吃了多少苦了,因为爹地给他看了u盘里的视频。

他已经长大了,以后,任何人都不能欺负他的妈咪,小陆宸奕在心里这样想。

看着夏夕绾母子温馨有爱的画面,上官蜜儿真是嫉妒到死,为什么,为什么上天这样不公平,陆寒霆这个男人已经将全部的宠爱都给了夏夕绾,为什么还要给夏夕绾一个变.态到可怕的儿子?

这真是让人嫉妒!

上官蜜儿收回了目光,又看向了陆寒霆,“你是不是早就知道我不是夏夕绾了?”

一边的夏夕绾也看向了陆寒霆,其实她也很想知道陆寒霆是什么时候冲破鲛人族的媚术认出她的。

陆寒霆抿了一下薄唇,“一开始我并没有认出你是谁,但是这并不妨碍我疏远你,虽然我眼睛里看到的都是绾绾这张绝色的小脸,但是我的身体在排斥你,一点都不想跟你亲近,甚至讨厌,厌恶。”

“绾绾变成了小丫鬟,我第一次看到这个小丫鬟的时候目光就停留住了,好像冥冥之中有什么在吸引着我,让我移不开目光,我的身体我的心一步步的被这个小丫鬟牵着走,每一次看到她,我都觉得心动不已。”

“那次在九凌王府,我听到她的呼唤声了,也就是那一次我认出了她。”

上官蜜儿不死心,就是想听一听,但是现在听到了,她又后悔了,不该听的,因为她简直是自取其辱。

什么媚术,这一场关于真假夏夕绾的媚术根本就没有困住陆寒霆,她还在那里沾沾自喜。

简直是一个人的表演,跟个跳梁小丑一样。

这时夏夕绾站起了身,她牵着小陆宸奕来到了陆寒霆的身边,澄亮的翦瞳湛湛风华的落在上官蜜儿惨白的小脸上,淡淡道,“上官蜜儿,鲛人族的媚术和所谓的诅咒不过就是你们的一场镜花水月,这一次你们导演的真假夏夕绾就是最好的证明。”

上官蜜儿看着此刻站在她面前的一家三口,陆寒霆是第一个破了鲛人族媚术的男人,他打破了这一场镜花水月,海市蜃楼。

“呵,夏夕绾,你赢了,现在当然你说什么都是对的了,想当时你曾经信誓旦旦的说过,你倾尽一切跟我们来一场盛世豪赌,你赔上所有赌陆寒霆会赢。”

陆寒霆侧眸看向夏夕绾,他心思一动,伸出大掌握住了她柔软的小手,“你曾经这样赌过?”

夏夕绾也扭头,澄亮的水眸对着他盈盈一笑,“是啊,这是我玩过最大的赌注。”

“你怕过吗?”

夏夕绾轻轻的摇头,“从未。我知道,你从来不会让我输。”

陆寒霆坚毅的心房顿时软成了水,他紧紧的握着她柔软的小手,再也不想放开。

夏夕绾又看向了上官蜜儿,“当年华西先祖和我们兰楼先祖是一对恋人,两个人相爱过,只可惜我们兰楼先祖过于锋锐璀璨,渐渐压住了华西先祖的光芒,从那时起,华西先祖的心就在远离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