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寒霆翻了一个身,他将挺括的后背慵懒的抵靠进了床头,然后曲着单膝从香烟包里拿出了一根香烟叼在薄唇上,“啪”一声用打火机点燃了香烟,他蹙着剑眉用力的抽了一口,然后微微仰头,将嘴里的一口烟雾吐了出来。

烟雾缭绕模糊了他的俊颜,现在他浑身都是汗,那些细小的汗珠顺着他结实的肌肉往下滴落,额头的刘海也潮湿了,遮住了他那双猩红又颓废,纵.欲十足的眼眸。

陆寒霆默默抽了几口烟,等骨子里那股致命的感觉散去了,他才缓过神,他扭头,看向了身边的女人。

夏夕绾侧躺着,背对着他,现在她牛奶白的肌肤上全是他弄出来的痕迹,仿佛控诉着刚才他的暴行。

陆寒霆抽烟的动作顿了一下,他目光缓缓往下,很快就在她大腿那里看到了一摊血迹。

刚才没注意到这个,现在看着她伤痕累累的样子,他才知道他将她给弄伤了。

陆寒霆动了动,高大英挺的身躯欺近过去,“怎…”

这句“怎么了”还没有问出口,夏夕绾就往床边挪了一点,刚才她已经贴在床的边缘睡了,现在差不多都要滚落下去了,她瑟缩了一下香肩,满满的抗拒和远离,“你,还没有够吗?”

陆寒霆一僵,再也靠近不了她半分了。

他当即起身下床,捡起地毯上的睡衣就快速的套在了身上,然后他摔门而去。

轰一声,他将她的房门摔的震耳欲聋的。

夏夕绾搞不懂,他又在发什么脾气?

算了,现在她完全没有精力和力气去思考他,她巴掌大的绝色小脸苍白的像一张白纸,毫无血色,她觉得身上好痛,身体完全被撕裂开了。

她蜷缩着自己,都不敢动一下,每动一下她就抽吸一声,冷汗涔涔的。

这种感觉太难受了。

……

夏夕绾不知道什么时候迷迷糊糊的睡着了,直到耳畔传来了“咚咚咚”的敲门声她才睁开了眼。

现在已经是清晨了,窗外璀璨的阳光透过层层窗幔洒了进来,小陆宸奕在外面敲门,赵婶在哄着,“小少爷,你看夏老师这些天都陪着你,所以有点累了,现在夏老师还没有起床,我们就不要打扰了,你先下楼自己玩一会儿,待会儿夏老师起床了跟你一起去幼儿园。”

很快外面就传来了渐行渐远的脚步声,应该是小陆宸奕听话的跑下楼,自己去玩了。

这么乖的小奕奕让夏夕绾心里一暖,她好像满血复活了,当即起身下了床,去沐浴间里冲澡。

她身上还很痛,应该是撕裂了,虽然她给自己用了针,不过今天还需要去医院缝一下伤口。

三年前奕奕皮皮星星这三胞胎是她顺产生下的,当时她被侧切了一刀,那种撕裂般的疼痛感至今历历在目。

昨晚他又将她弄伤了,现在只要想到他那如野兽般的疯狂掠夺,夏夕绾就想逃。

洗过澡出来,夏夕绾就看到赵婶进来收拾房间了,她苍白的小脸迅速一红,因为房间里很凌乱,床单也皱巴巴的,过来人一看就知道怎么回事的。

“赵婶,你放下吧,我自己来。”夏夕绾上前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