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关于我们的事,你什么都不记得了。”

她还是忍不住哭。

她就是委屈。

她知道她娇作,她知道她应该大度,她应该想开,她应该放下那些不好的事情。

可是,她就是做不到。

她就是,

吃醋。

“哪怕是不记得了,还是无法自拔的,渴望你。”

傅衍夜心疼的望着她,温柔的诉说。

卓简的眼泪刚停下,又开始流出来。

昏暗的空间里,高大的傅衍夜,捧着她的脸,低头吻上她哭的湿漉漉的唇瓣。

她哭的抽泣,傅衍夜没办法好好吻她,松开她的唇瓣后看着她颤抖的模样,拇指轻轻擦着她脸上的泪,低喃,“再哭不让你回家了?”

“又不是没赶过。”

卓简的话哭的含糊不清。

傅衍夜无奈一笑,轻声:“再哭,就在这里要了你。”

“……”

卓简突然停下了抽泣,只委屈巴巴地望着他。

她削薄的身板贴在白墙上,一双手扒在上面,指肚慢慢弯曲。

傅衍夜高大挺拔的身躯贴着她,从后看,完全把她笼罩在怀里,几乎不可见。

两个人身形都是上乘的,连那样站在一起,都美如画。

卓简的眼睛里,慢慢多了些幼稚的东西,亦或者是娇气。

傅衍夜黑眸却还是那么认真望着她,直到她突然抬手,勾住他的后颈,踮着脚送上自己的唇瓣。

傅衍夜心尖一颤,随即却条件反射的楼上她的细腰,将她紧紧地勒在自己的怀里照拂着,反被动为主动。

他的吻,总可以很深。

让她在孤枕难眠的夜里,辗转的思念。

她的双手都环住他,她觉得自己要疯了,她这么委屈他还只想这一件事。

于是……

在他情不自禁的将手放到她的衣服里的时候,她的手突然抚上他的心口。

那双手温温柔柔的,却轻易让他将心门打开。

紧接着,心口一阵强力。

他突然失去了怀里温软的让他快要爆掉的小东西。

是的,她推开了他。

在他想要把她扒光,毫无防备的时候。

他还以为她是要替他解衣扣。

“就是不给你。”

卓简娇作的要紧。

傅衍夜却看的心花怒放,情不自禁的一笑,抬手摸着自己湿润的嘴角往她面前走。

卓简迅速转身往里面跑,“傅衍夜,你休想这么容易就爬上我的床。”

“不用床。”

傅衍夜说,几个大步就要追上她。

卓简跑到沙发一侧,双手扶着沙发背,“你别再追过来啊。”

“多大了?还要跟我玩老鹰捉小鸡的游戏不成?”

傅衍夜站在沙发中间,完全没把两人这点距离当回事。

可是她的眼睛,却很提防。

“谁要跟你玩游戏了,总之,本小姐气不顺,就不给你。”

卓简说完后就往外跑。

她以为他追不上了。

因为她跑了好远还没听到他的脚步声。

可是就在她要打开门的时候,她却又被堵在了门边的墙板上,死死地压在那里。

傅衍夜的手握住她放在门把手上的手,一点点拆开,然后放在她的心口,从她背后将她好好地搂着,“答应我,不再玩撞车的游戏,我可以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