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

卓简走过去,接睡衣。

但是他没松手。

卓简望着他的手,又抬眼看他,“傅总不是来给我送睡衣的吗?”

“嗯。”

傅衍夜沉沉的答应了声,想笑又不敢笑。

“那傅总的任务完成了,我已经接到睡衣,麻烦傅总松手,然后出去给我带上门,再次感谢。”

卓简还是气呼呼的。

傅衍夜却终于忍不住低头笑了下,然后捏着她的睡衣的手顺着她的睡衣爬到她的手上,再次握住她的细腕。

“卓简,我发誓,我会对妈说那种话,只是因为她也需要一颗定心丸而已,你应该知道的,我心在你这里。”

“你心是在我这里,但是不就是为了做么?”

ps://m.vp.

“……”

“你就是个下半身思考动物,以前是,现在还是。”

卓简想起来之前他们俩闹成那样他还要睡她,而且还那么不顾她的感受,她就突然委屈爆棚。

“我冤枉。”

傅衍夜凤眸半眯着,想生气又不知道气什么,只好辩解,但是眼里没有半点被冤枉的神情。

“你冤枉?等你都想起来你就知道你冤不冤枉了,从小到大你都把我吃的死死地,你觉得这样有意思么?”

卓简突然松开了睡衣,也推开了他。

她烦乱的转身走到里面去,气的心口起起伏伏。

傅衍夜捏着睡衣看了眼,然后迈着长腿走到她身后:“我想自己的女人又能有什么错?”

“你没有错啊,我说你有错了么?我可不敢说叱咤生意场的傅大老板有错。”

卓简低着眸看着边上的垃圾桶反驳道,仿佛那只垃圾桶就是他。

傅衍夜见她眼也不太一下就损他,有点焦躁的舔了下自己的下嘴唇。

卓简听不到他的声音,又固执的口吻问他:“傅老板还站在这里做什么?难不成是要看我洗澡?”

“如果我说想呢?”

傅衍夜深邃的眼眸里什么想法,昭然若揭。

卓简却是气的扭头看他一眼,只是不料立即就撞到他的黑眸里,赶紧的又扭头,只气的心口起伏的更厉害了。

傅衍夜望着她那气的要死的样子,无奈叹了声,这一口一个,不是傅总就是傅大老板,他是想笑又不敢,薄唇微动,又在她耳边问:“那我老老实实去睡客房,行吗?你别生气了。”

“……”

卓简睫毛垂着,心里不自禁的有点开心了。

那种吵架吵赢的快感……

她很少有。

倒不是吵架总输,而是她从没在这件事找到快乐。

他以前也不会允许她这么吵的,他大多都是能动手绝不动嘴。

“可是你自己要去的,明天早上儿子看不到你难过怎么办?”

她试探着,低声问他。

“那,我就告诉他我们家女主人最大,她希望我睡客房我就乖乖去睡客房?”

傅衍夜不急不缓,压低了声音跟她商议。

卓简听着听着,觉得不太对劲。

他才顺了她两句,把她顺傻了,回过味来后扭头去望着他:“你说什么呢?不是你自己要去的么?”

“对,是我自己要去的,我就这么跟儿子说。”

“……”

卓简听着,又静下来。

这样说就挺好。

“可是我这样不是对儿子撒谎了么?儿子要是知道真相会不会伤心啊?”

傅衍夜又轻声问。

卓简耳朵嗡嗡作响,认真盯着他半晌还没弄清楚他这句话什么意思。

他如墨的黑眸望着她,却是分外虔诚。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