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再也不想看到你,但愿这辈子都没认识你。”

她不知道她怎么这么轻易地动怒,轻易地说脏话,但是她就是,就是不想再忍了吧?

她忍的够久了。

对他的感情。

从今往后,她再也不会隐忍。

她不高兴就会宣泄,她受了委屈就会发脾气。

她再也不要扛着那么多。

“你这算不算是产后抑郁症?”

傅衍夜耐着性子询问她。

“……你才抑郁症,你不仅抑郁症,你还有幻想症,你简直,就是无可救药了。”

卓简说完,转身就走。

ps://vpkanshu

“卓简。”

“别叫我。”

“我们谈谈。”

“你不配。”

她大步往外走,她不想再见到他。

所以走到门口,她突然想起一件事,然后又走了回去,指着他,“提醒你一件事,这栋房子现在在我的名下,这是我的房子,我不允许你再随便出入这里,你别再来我家。”

“……”

傅衍夜还站在那里,真的被她凶到有点大脑一片空白。

卓简出去了,头发蓬松,满脸倦容,穿着睡衣。

袁满开门后还没看清她,她就走了进去,直奔餐厅,“我饿了,有食物吗?”

“有。”

袁满赶紧跟进去,感觉情况不对。

王瑞刚准备好早饭,一抬眼看到卓简,愣了半晌,“夫人。”

“夫什么人?从今天开始,我是卓小姐,卓女士,请不要再对我用夫人这俩字。”

“……”

王瑞看到她那气焰,觉得她头顶应该冒烟。

不敢反驳她,只轻声说:“给您盛粥。”

卓简听到粥更生气,“我要喝牛奶,温的。”

“行。”

王瑞忍不住看了眼外面站着的袁满,袁满耸肩表示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办。

但是他们共同知道的一件事就是,要顺着她。

孕妇脾气大很容易被理解。

“好吵啊,还让不让人睡觉嘛。”

常夏从楼上下来,搓着眼睛抱怨着。

袁满转头看了眼她,只心想你这丫头还是清醒点吧,还嫌吵?

卓简正在撕着面包片吃,听着有人嫌弃她吵,她问了声:“要不我当哑巴?”

“啊?”

常夏顿时清醒了过来。

卓简继续生气,然后吃东西都要用力的多。

不过,好在是填饱了肚子。

也是在填饱了肚子后,人也没那么大的气了。

“去看看他走了没有,他走了我再上去。”

卓简喝完牛奶,对他们说。

于是袁满便去看过,确定傅衍夜走后卓简就上了楼。

换衣服,然后上班。

至于,橱门上贴着的那张便利贴,她冷淡的看了一眼,转身就走。

抱歉?

抱歉没用。

卓简按部就班的继续上班,晚上王悦带着橙橙回盛园看她,她抱着橙橙,“今晚留下来陪妈咪么?”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