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很爱你的妻子,但是你依然会背叛她?”

卓简又继续问。

有点较真。

但是却是真的动了气。

一想到他可能会为了活命,为了利益而选择背叛她。

卓简突然从沙发里站了起来,怒视着他几秒。

“不会。”

傅衍夜望着她许久,沉声两个字。

卓简却突然觉得好笑,“你回答的未免太迟了些。”

她的声音突然都变的颤抖了,然后不待他在说什么便走。

“简简。”

王悦怕她负气离开,赶紧叫她。

卓简突然停住。

她努力忍耐。

她不想让自己在长辈面前像个泼妇。

可是,她就是好失望。

他怎么可以这样?

“我什么都可以不在意,除了你刚刚……”

她没说下去,她已经不想再说。

她愤怒又失望的望着那个坐在沙发里的男人。

所以她这么多年是为了什么?

“傅衍夜,你就是个混蛋。”

这句话说出来的时候,她已经泪流满面。

原本粉嘟嘟的小脸现在更是粉白,干净的眉心也拧成了川字。

她以为他们之间,不会再有更失望了。

直到这一次。

失忆了不起吗?

失忆就可以冤枉她?

“简简,他现在想不起来之前的事情,你别怪他,也别太生气,小心动了胎气啊。”

王悦赶紧的提醒她。

“想不起之前的事情也该有脑子,傅衍夜,我再也不会原谅你,无论你做什么,我都不会原谅你。”

原来生气到极致,失望到极致,是吼不出来的。

声音都是断断续续,有气无力,甚至不能成句。

她出了门,袁满跟常夏不像是曾经那么木讷的听傅衍夜指示,立即就带她离开。

而这一回,她在后座哭的泣不成声。

袁满跟常夏听的都不敢劝,认识她们夫人这么久,她们从没听卓简哭的这么放肆任性过。

直到九点多,她还在抽泣,手机响起她擦着眼泪看了眼,然后接起,“喂?”

“下个月我结婚,来不来?”

“来。”

“带你老公啊,听说你把他找了回来,恭喜你。”

“谢谢。”

她沉默了几秒,随后硬声感谢着,又用力擦了擦眼泪。

挂了电话后,她又把自己缩成一团,对袁满常夏说:“回盛园。”

此时,三人在海边,两人站在外面不敢打扰她,直到她打开车窗说回盛园才又回到车上。

海滩上海浪来来回回,而她们,终将消失在这能让人冷静下来的景色。

卓简回到盛园后王悦又给她打电话,她把电话给袁满:“就说我睡了。”

袁满点头,“是。”

卓简真的上了楼。

哭够了。

她要好好休息,让宝宝健健康康的来到这个世界上。

至于傅家,至于傅衍夜。

或者失望攒够了,就不在乎了。

她这晚生气的想,她这辈子都不要再为他动心。

混蛋。

袁满跟常夏守在他们家门口,常夏忍不住嘟囔了声:“姐,夫人是又被老板伤了心么?”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