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衍夜继续刻薄的逼迫她。

卓简气呼呼的去瞪他,傅衍夜见她又要哭,心里一热,立即恐吓:“敢在我面前掉眼泪,就罚你一个月不准见他们。”

“傅衍夜你混蛋。”

卓简听后,气的抬手就去推他。

只是反被他将两只手腕给拿住了。

手腕顿时要断掉的疼痛感让她双眼冒金星,傅衍夜却更咄咄逼人。

他说:“哄我开心很难吗?我们生活这么久,难道你不知道我喜欢你怎样?”

卓简哭红的眼望着他,忍着脾气一点也不敢发作,快疯了。

“你现在怎么这么爱哭?除了哭你还会做什么?我是让你取悦我,让我开心,我不是让你……”

“你没开心吗?昨晚是谁趴在我身上……”

昨晚是谁趴在我身上那副受用的样子?

往后的话她说不出口,但是她知道他明白的。

“趴在你身上怎么了?”

可是他装作不懂,还暧昧的凑近她。

卓简的手握成了拳头,恨自己力气不够大,不然就挣开他,然后一拳头挥出去,打的他满地找牙。

只因为做错一个选择,就要被他长时间羞辱?

他昨晚有没有满足她还能感觉不到么?又不是第一次跟他做。

她后来明明选择了留下来。

可是他全然无视。

卓简含恨带怨的目光望着他几秒,然后气呼呼的别开脸,沉默。

傅衍夜看她倔强的模样,又捏了捏她的下巴,“看着我。”

卓简才不想看他,垂着眸就是不抬起。

傅衍夜只好将她的下巴抬高,“不看我就不让你抱儿子。”

卓简不得不抬眼看他,只是眼里的怨更深了。

傅衍夜却突然腹黑一笑:“这模样看上去挺可口的,要不然来一下晨练?”

卓简瞬间脸红到耳朵根,昨晚他可没有手下留情,她现在还疼着呢。

傅衍夜见她那样子更得意了,还严肃命令她:“不过我现在没什么兴趣,从今天开始,你要保证随叫随到,做完之后便去对面的房子里睡觉,我不想跟一个整天想着离开我的女人睡在一张床上,明白了?”

“那我什么时间可以去抱儿子?”

“你刚刚没抱?”

“……”

卓简眼眶子里沉甸甸的,眼泪马上就要流出来示威。

“只要把我伺候好了,自然你可以每天都抱他们会儿,只是不知道你行不行。”

“我行。”

“真的?”

傅衍夜挑眉。

“……”

卓简红着一张脸,说不出话。

“那我就拭目以待了,可别再像是昨晚那样,我还以为自己在跟一条死鱼做。”

“……”

死鱼?

卓简脑海里浮现出昨晚的画面,他把她翻来覆去的,明明兴致盎然。

不过她的确像是条死鱼。

否则他怎么会丝毫不考虑她的感受?

她现在就是他的泄,欲工具罢了。

接下来的一段日子,白天里他是衣冠楚楚的正人君子,夜里上了床脱下衣服,就是人面兽心的掌控者,把她拖进地狱尽情蹂躏。

他不再吻她,无视她的感受,只顾着自己快乐,然后送给她一句:“可以滚了。”

她会乖乖的捡起地上的睡衣抱着滚,因为下半夜,她终于可以跟孩子们在一起了。

直到那天他又出门,孩子们又被他藏起来。

卓简很奇怪,他竟然没有把孩子送去老宅,他去工作也没带着孩子们,那么孩子们去了哪儿?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