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算吧?”

傅衍夜小心翼翼询问她。

“怎么不算?”

卓简生气了,他竟然说不算。

“车里的时候,是情之所至。”

“什么情之所至,明明就是强迫。”

卓简更生气了,稚嫩的眉心都皱了起来。

傅衍夜望着她那样子,又揪心又想笑,还想……

他以前都是怎么哄她的?

他想靠近,想抚着她的头发哄她不要生气了,可是又怕她讨厌。

她眼里还含着泪光,含娇带怨。

傅衍夜想,他大概知道他们为什么会有三个儿子了。

她这样子,他哪里忍得住?

卓简被他愁的浑身发毛,抬手推他:“闪开,我要回房间了。”

傅衍夜闪不开,他情不自禁的握住她在他身上的手,然后难耐的把她按在怀里,这次很轻。

卓简挣扎了两下,就听到他极为温柔无奈的问她:“我要怎么做才能让你不生气?”

她停下来不再挣扎,抬眼看着他,“不要碰我。”

“……”

傅衍夜看着她凶悍又固执地眼神,眼神里的宠溺已经显而易见。

他也想答应她。

可是,这简直满清十大酷刑都比不过的酷刑。

好像一碰到,就不想再克制了。

尤其是她现在这般模样。

刚刚洗过澡,浑身都透着一层粉,明明不施粉黛,却勾的他恨不得附在她身上。

卓简望着他为难却不暴戾的模样,脑筋一动,随即说道:“你从来不经过我同意。”

“……”

傅衍夜望着她,考虑她的话有几分真。

“你不信?否则我之前为什么住在对面的房子里?”

她敏锐的眼神望着他那质疑的模样又反问他。

傅衍夜还是保持沉默。

“我没必要骗你,我……”

“那我们就没好过?”

傅衍夜突然问了一声打断她。

“没,没有。”

卓简望着他幽暗的眼神,说道没有的时候也忍不住心虚的低了头。

“哪怕是一次也没有?”

傅衍夜蹙眉。

“没有。”

卓简双手不自在的放在了背后纠缠着,更不看他了。

只听到一声叹息。

“我不信。”

傅衍夜终于说出这三个字。

卓简莫名的心跳加速,低着头说:“我要回房间了,我困。”

“你对我,除了避之不及,一句实话都不肯给我吗?”

“……”

卓简抬眼看他,却只看到他的衬衣最上面的那粒纽扣就停下,又垂下眸。

实话?

他们相爱又相恨?

“你快回去睡觉,睡晚了对恢复也不好的。”

“卓简。”

傅衍夜有些执意的又叫她一遍。

卓简终究是有些熬不住,抬眼与他对视着,“怎么会没有?否则后来我们怎么会恨对方恨到入骨?可是都过去了,你不再记得那些。”

她很生气很生气,胸腔里满满的愤怒。

傅衍夜知道,她这句是实话。

也知道,他是真的不能再往下问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