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睡你旁边,行么?”

他突然在她耳边低喃。

卓简的耳朵立即浮出粉,一动不敢动。

“我保证什么都不做。”

他继续低喃。

卓简突然心情压抑,可是他这么卑微的恳求,她还是别着脸,低喃了声:“嗯。”

傅衍夜眼眸里立即有了光彩,但是在她脸上寻觅着一会儿,望着她眼里的慌张,他一笑,随即从她身上离开。

女人香,能致命。

他怕他没有自己想的那么克制。

而且他们之间,还有太多事需要他弄明白。

所以最后他还是选择,睡在沙发里。

——

第二天中午。

盛鑫跟卓简在电视台旁边的餐厅里见面,听到卓简的解释后他烦躁的摸了摸自己的嘴唇,然后又继续盯着她,“竟然选择性失忆,呵,他这是不想对过去自己对你做过那么多残忍的事情负责吧?”

卓简听着,心里还是很平静,甚至最后唇角弯了弯,从容道:“可能只是那段记忆对他来说,也很痛苦而已。”

“他痛苦?他有什么好痛苦的?被折磨的人是你,被欺负的人是你,受伤的人还是你,而且他都做了些什么事啊,他说失忆就失忆了,咱们怎么办?”

盛鑫烦躁的要死。

“你最近去哪里了?”

卓简转移话题,希望他不要戾气那么重。

“我还能去哪里,我……去找傅衍夜。”

盛鑫是不想说的,但是现在,也好像没什么好隐瞒的。

卓简意外的看着他。

“我总得让他回来给你个交代啊,而且我也需要一个交代。”

盛鑫说着又开始泄气,傅衍夜竟然都忘了。

卓简看着他那样子,忍不住提醒他:“你们俩近期还是不要见面的好。”

“为什么?”

盛鑫不解。

“他没有对你的记忆,听说的都是别人嘴里告诉他的。”

“不懂。”

“他好像很想揍你。”

“呵!”

盛鑫一下子就明白了她的意思,傅衍夜那些身边人,肯定把他说的很不堪。

卓简想了想,又问他,“难道你自己就一点感觉都没有?会不会是你身边的人呢?”

“我身边的人?我身边不就是你?”

“……”

“话说,既然他现在失忆了,是不是你们就可以干干脆脆离婚了?你不是想带着孩子们,你看什么呢?”

盛鑫说着说着,发现卓简的眼神直直的看着他身后,便转头看去。

傅衍夜突然出现在他后面。

盛鑫突然头皮发凉。

傅衍夜穿着简单的西裤衬衫,靠在卡座旁,好不惹眼。

卓简那会儿也吓到了,他突然就从他们隔壁冒出来,然后冷淡的看了她一眼就靠在那里。

惹的好些人注目。

跟傅衍夜一起吃饭的人听到他们那桌没人说话了,这才站了起来,朝着卓简走来。

卓简看着人家很礼貌,就也站了起来。

“你好,我是傅氏的李恒。”

“你好。”

虽然李恒是傅衍夜的得力助手,但是很显然,他们俩没怎么打过照面。

两个人稍微握手就罢,傅衍夜却是皱着眉头盯着,后来更是冷冷的扫了一眼李恒。

李恒顿时觉得自己的手腕有点发凉,赶紧握住,怕它掉下来一样。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