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瓜。”

傅衍夜在她额头落上轻轻一吻。

“傅衍夜,只要你好好地,以前的事情记不起来就不要想了。”

卓简在他怀里低喃。

没有什么比他的健康更重要。

她再也不想在工作的时间接到关于他出事的电话。

那种心被硬生生撕扯出来在塞回去的感觉,简直要命。

“嗯。”

傅衍夜低眸看到她担心的样子,心里又暖又疼。

——

一周后。

傅衍夜依旧被卓简摁在医院里不准离开,吴菲每天去跟他汇报工作,找他签文件。

周一上午卓简陪孩子们吃完早饭便拿了自己做的零食去医院,结果一开门……

原本寂静的病房里人满为患。

傅氏八位高层坐在里面。

沙发坐不开的,所以还搬了些椅子进来,医院工作人员的椅子不过那般,但是大家看上去都很随和。

卓简一开门就尴尬的愣住,不过很快反应过来,笑着点了下头:“你们先忙。”

她又把门关上,然后站在外面长吐一口气。

这算怎么回事?

真当办公室了?

不过眼下,好像也只能如此了。

李恒率先问了声:“若不然今天到这儿?”

傅衍夜坐在最舒服的椅子里,看着腿上的文件说了声:“继续。”

她要他常住,那以后势必还要多几次这样的会,只好辛苦他老婆在外面等他一会儿。

不过他没想到的是,等他会议结束,留下来等他的,只有一盒小点心而已。

卓简昨晚回老宅陪孩子们,孩子们睡了后她便鼓捣了一阵,没想到成功了。

傅衍夜从精致的盒子里拿了一块点心塞到嘴里,他不得不承认,这比她当年烤的月饼好吃的多,而且摆放的也很漂亮。

可是他要的是这盒点心么?

他只好拿手机打她的电话,卓简接起来:“傅总忙完了?”

“嗯,你走的有点急。”

“哎呀,我也要工作嘛,点心看到了吗?我特意为你做的。”

卓简提到。

“嗯,还不错。”

说着,干净温润的手指又拿了块出来,在眼前看来看去。

他不能否认,他老婆做点心的手艺,没得挑。

“下午早点过来。”

傅衍夜放下电话提醒她。

“好,想你哦,拜拜。”

卓简很快挂了电话。

傅衍夜却无奈的叹了声,听她嘴上说想他,身上却一点表示都没有。

他还以为开完会可以搂搂抱抱举高高。

结果呢?

他只能搬了张椅子坐下来,安心的吃她做的点心。

其实他是可以离开的,可是他又怎么忍心她再像是那天那么担心。

所以就安安心心在医院住了下来,让她叮嘱随时给她汇报他情况的小护士汇报给她她想听的内容。

这世界上纷纷扰扰,让心上的人放心自己,也是作为丈夫该有的觉悟。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