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晚,在浴室里?

什么?

他的口吻很笃定,他的吻更缠绵。

卓简的脑子里一片空白,任由他的唇在她的唇上辗转,舌尖触碰到她的。

橙橙一仰头就看到那一幕,他爸爸在吻他妈妈。

他呆呆的看了眼,然后又默默地把眼睛捂住,然后满是橘子汁的小手指艰难的分开,纯粹的大眼睛开心的盯着他们。

卓简想起来橙橙,立即抬手去推他的肩膀。

但是这让他更好的往前,并且捏着她的手臂让她成为搂着他脖颈的姿势。

他加深了那个吻,不断地需求。

卓简被松开的时候脸上一阵红一阵白,伸手就要去打他。

傅衍夜迅速捏住她的手腕,力道不重。

“要打等孩子们都走了再打。”

“……”

“让他们看到妈妈打人不好。”

“……”

卓简气急,将手从他掌心里抽走,片刻后扭头不再理他。

傅衍夜前所未有的满足,提醒她:“这是我们刚刚打的赌,你说一个字我就吻你,不过我不会吻到死,毕竟下一次还得用。”

他说着已经不再看她,好似只是聊闲话,然后看向他儿子,耐着性子去抽了湿巾,把橘子瓣从床上拿起来扔掉后握着他儿子的手一根根的给他擦干净。

反正橙橙是听不懂的,只是觉得爸爸帮他擦手手的动作不太温柔,不过手手干净了呢,很好。

——

王悦跟老太太一起到的,老太太坐在傅衍夜床边,叫他:“过来。”

傅衍夜站在墙边,听着老太太的话大概就知道怎么回事,但是还是走了过去。

王悦便站在卓简床边看热闹。

“蹲下。”

老太太又命令。

傅衍夜无奈轻叹了声,低头单膝跪。

老太太抬手便在他肩膀上狠狠地拍了几下:“我让你欺负我们简简宝贝,我让你欺负我们简简宝贝,你这个混小子,作死呢是不是?”

老太太看着用力很大,但是并不疼。

傅衍夜看她打够了,抬起眸来看了她眼,缓声道:“奶奶,我知道错了。”

王悦在边上看着他认错,然后又低眸看了眼卓简,见卓简没什么情绪,有些不安心,便说道:“知道错就算完事了?你给你老婆好好赔礼道歉了吗?”

傅衍夜听着,忍不住又扭头看卓简,她哪里是想要他道歉的样子。

但是长辈们都在,这倒是个道歉的好时机。

他看向她,轻轻叫到:“老婆。”

卓简心尖像是突然被人踩在了地上,但是却没抬眼看他。

傅衍夜坐到她身边去,陪着笑搂住她的肩膀,轻声道:“我道歉,我不该欺负你,等会儿妈跟奶奶离开了,关起门来让你打我出气好不好?”

卓简凉凉的眼神看了他一眼,还是没说话。

她有想过要在长辈们面前佯装跟他和好。

但是真的到了这一秒,她发现自己做不到了。

她不能再像是以前那样在长辈们面前跟他装着没事人一样。

她受不起。

王悦看卓简也不打算跟他和好,便跟老太太对视了一眼。

老太太望着她说:“咱们简简宝贝怎么弄成这么憔悴的样子?真是要疼死奶奶了,宝贝啊,你要是气不顺就说不出来,奶奶给你做主,要打要罚,你不愿意自己来,有我跟你爷爷在呢。”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