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谢错了,是严正做的比赛。”

傅衍夜说完就挂了电话,收起来之前直接把手机静音。

卓简拿着手机在楼下的小厨房里,给盛鑫打了电话,盛鑫接的很快,她便问了声:“你没事?”

“遇到点麻烦,不过不碍事,你呢?听欧阳萍说你又回了台里,不打算离开了?”

“我没办法,盛鑫,我们别联系了。”

卓简想到傅衍夜已经开始找他麻烦,她觉得他们也该结束联系了。

本来,也不该是热络联系的关系。

她很感激他曾经在她最绝望的时候一直守着她鼓励她,给她找到支撑下去的力量,但是他把橙橙藏了太久了,久到,她觉得他很危险。

“如果我说我能带你们离开呢?你跟三个孩子,全部。”

盛鑫说。

卓简听后诧异的抬眼看向镜子里。

“给我几天时间,这段时间你对傅衍夜不要有任何改变。”

“你真的有办法?”

卓简现在已经不太信任他。

因为之前她在医院的时候他就说过这种话,但是突然又消失了。

虽然说他那几天消失跟傅衍夜有关,但是这并不代表他就可靠。

意外如果随时都会发生,那么她跟孩子便不能确定能顺顺利利离开。

“有,最多一周。”

盛鑫说。

卓简听着,忍不住想要赌一把,“好,我等你。”

“手机一定要掌控在自己手里。”

盛鑫提醒她。

“嗯,那我先挂了。”

卓简答应着,往门口看了眼。

她反锁了门,但是就是觉得,他好像在外面。

也果不其然,她挂断电话去一开门,傅衍夜真的就站在门口。

“盛鑫的电话?”

傅衍夜低而沉的嗓音问她。

卓简想起盛鑫说的要掌控自己的手机,立即把手机放到口袋里,尽量平和的回答:“嗯。”

这时候,她当然知道,别惹他急。

否则不仅手机,连她也得半残。

傅衍夜看她那么心虚,那么害怕,轻笑了下,醉意渐浓的眸子直直的望着她,缓缓地将她有些凉的细软的手给牵起来,温温柔柔的对她说:“下次再打来,问他是不是不想知道那个女人去哪儿了。”

“什么?”

傅衍夜笑着:“有个女人偷了他的种,然后藏起来了。”

“……”

“我的确帮衬了一下,但是宝贝,这是他该我的。”

“……”

可是那次欧阳萍分明说盛鑫是公司出了点事。

现在看来,不是公司,是私人?

她想欧阳萍应该不会骗她,那么就是盛鑫骗了欧阳萍,不过这样一来……

卓简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竟然还有点高兴。

再看傅衍夜的时候,觉得气,但是又有点好笑。

他这算不算是帮了她的忙?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