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会。”

傅衍夜极淡的俩字。

“不会的话,我们阿简出院以后可有人身自由?”

欧阳萍又继续追问。

傅衍夜有点不耐烦她的问题,但是还是尽力回答,“当然有。”

“那我为何打不通阿简的电话?就这一层楼还是我抱着孩子硬闯上来的。”

欧阳萍一点都不信任傅衍夜的话。

“她现在需要静养。”

“是需要静养,还是你想要控制她恐怕只有你心里最清楚,不过傅总,我想友情提醒一下,如果你不想离婚,还想要控制阿简的人身自由的话,那么这次,只要阿简想要离婚,我会做她的私人律师,帮她上诉,倾尽全力跟你争夺孩子的抚养权。”

欧阳萍口齿伶俐的跟他交谈。

傅衍夜听着她的言辞,黑眸犀利的望了她一眼,“什么意思?”

“我也没什么意思,就是想提醒一声,前阵子傅总说我们阿简跟你离婚的话就不能再见儿子,我突然想起来,孩子未满两周岁前,法院一般都会判给女方。”

傅衍夜:“……”

“咳。”

李玉清听到这里,吓的赶紧轻咳一声。

怎么好好地说起这个来了?

欧阳萍冷笑了声,“当然啦,以傅总资本家的本事,想要孩子的抚养权,不给我们阿简探视权,那都是轻而易举能做到的事情,我们这些平头小老百姓,只能不停上告,直到法官大人想起我国律法来了。”

傅衍夜从来没见有人敢这么跟他咄咄逼人,但是看在她是给卓简出气的份上,还有怀里孩子的份上,他只说了句:“不用告,我那都是气话。”

“听傅总这意思是已经意识到自己过去有多狠了?以后应该是会好好对待我们阿简吧?”

“她是我妻子,我自然会好好待她。”

傅衍夜有点不耐烦了,口气也冷沉了下来。

李玉清感觉这话题再聊下去得打起来,便提醒了声:“你下午还得上庭,咱们看过阿简了,便回去吧?我中午也还有个应酬。”

欧阳萍看了眼李玉清,又看了眼傅衍夜,问道:“傅总,我想跟阿简单独说几句话,可以吗?”

傅衍夜不情愿,因为他确定欧阳萍不会为他说什么好话,但是想了想卓简现在的情况,还是打算抱着橙清出去。

“等下,孩子留下。”

卓简轻轻碰了下欧阳萍的手肘,欧阳萍便立即起身去从他怀里抱橙清。

傅衍夜转头看卓简,知道是她的意思,更是扭头就走。

她就那么怕他不让她见孩子了吗?

把他想成什么了?

欧阳萍过了半个小时才从病房里出来,傅衍夜跟李玉清也在外面聊了会儿,见她出来,俩男人都算是如释重负。

李玉清走之前对傅衍夜说了声:“放心,只要傅总能说得出做得到,我定然也能管得住她。”

傅衍夜点了个头,没再多说。

李玉清想来温文尔雅,说出这种话来让欧阳萍还有点犯嘀咕,但是在他拉她走的时候她就乖乖走了。

进了电梯欧阳萍问他:“你们俩聊什么了?”

“他说他会好好对卓简。”

“他说你就信?你忘了我们去老宅接孩子的时候老宅的人怎么说的?”

欧阳萍反问他。

李玉清无奈轻叹了声,望着她浅浅一笑,安抚道:“我们都是局外人。”

一句我们都是局外人,让欧阳萍直接把他推开,“我还当你多在乎她,怪不得她那时候看不上你。”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