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点像,去参加丧事。

是谁的丧事?

卓简隔着一层薄雾望着他。

就在心沉入冰冷的湖底的时候,她明白过来,是他们的。

她踩着一层层不算很高的台阶走上去,如同走那些普通的台阶一样。

她走到他面前,释然的望着他。

想说点什么。

伤好了吗?

等很久了吗?

好久不见?

最后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他们,就这样了。

傅衍夜冷漠疏离的目光凝视着她,其实,从她下车一直到她走到他面前……

他甚至不愿意去看的。

可是这就是她。

他管不住自己,视线牢牢地锁定在她身上。

好久他才能说服自己,这个人是自己认识的那一个。

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个高中生。

她穿着浅灰色的西装,里面是白色的T,脚上是白色的运动鞋。

傅衍夜明目张胆的打量了她身上一圈,再次看向她的时候,直直的睨着她的剪短了的发。

卓简也大胆与他对视,“走吧。”

他们之间无需问候的话了。

“为什么剪短头发?”

他控制不住自己问她那一句。

他感觉到自己的胸腔里在极力的抗议,抗议她不经过他允许就动了他的东西。

可是什么是他的?

连她都不是了,何况是她的长发。

傅衍夜恨毒了她的眼神凝视着她。

“想尝试一下新的发型而已。”

卓简淡淡的一声,望着他的眼神,她只好侧了侧身,移开视线:“进去吧。”

傅衍夜没动,想到她是故意剪短了头发来挑衅吗?以前他最爱缠着她的发尾玩。

卓简转眼去看他,“傅总。”

傅总?

傅衍夜心里冷笑,随即双手从口袋里拿出来。

卓简垂眸,无意间看到他手指上的那枚戒指,已经消失了。

消失了?

她戴着戒指的手指像是被针给扎了两下,为何她还没有取下来?

是了,他们早该都取下来。

那些曾经为了这两枚戒指争吵的日子就在眼前,却又如梦如幻了。

原来结束的时候,真的过往如云烟。

卓简握紧了自己的包包带子,望着他:“该进去了。”

傅衍夜看着她,觉得她还是那么着急。

他抬手,指了指她的手,低沉的嗓音命令:“你,不配再戴它。”

卓简的手指又是被扎了下,疑惑的望着他,“什么?”

“你不配再戴着它。”

傅衍夜耐着性子又重复了一遍,然后走向她。

卓简下意识的推后了一步,不知道为何突然这么愤怒,怒视着他:“傅衍夜,你别太过分,这戒指是我自己花钱买的。”

“钱吗?要多少?”

傅衍夜说着拿出手机,似乎要往她卡上打钱。

卓简看着他的动作,愤怒的喘息着,然后低头用力的将戒指从手上脱拽下来,“我不戴了行吗?”

“多少钱,我买。”

傅衍夜低着头,说着已经往她的银行卡上打了一笔钱。

卓简听着手机响了声,随即更是不可思议的看着他。

他就那么急不可耐?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