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人,老板他来不了。”

不是他。

是王瑞。

——

车子一路狂飙,终于在最快的时间里赶到医院。

还不等停稳,车门被她用力推开,人迅速跑了出去。

自从去年脚踝受伤,加上后来怀孕,很长一段时间她都是卧床休息,鲜少走路了,直到前段时间生完双胞胎她才又慢慢走动起来。

可是王瑞说他出了车祸,并且人还在ICU里昏迷不醒。

她迅速找到电梯摁了两下,然后气喘吁吁地的等待着。

王瑞追上来,见她面色憔悴有些于心不忍。

而卓简在等电梯的那半分钟,也渐渐地冷静了下来。

他不会有事的。

一定不会有。

他那么冷智,那么狠的下心。

不久后她终于到达傅衍夜所在的ICU,隔着一层玻璃她看到他冷漠的躺在病床上,旁边的机器在漫不经心的运作着。

看到他的那一刻,她渐渐地头昏脑胀,手撑着背后的墙慢慢靠了过去。

王瑞跟她隔着一点距离站着,没在往前走。

卓简垂眸休息了几秒,随即慢慢的又抬起来看着里面,这几年,他们好像几经生死。

一向高大挺拔的人,也有躺着不能动的一天。

她望着躺在病床上一动不动的人问:“他什么时候出事的?”

“昨晚,跟苏总他们喝完酒回去的途中。”

王瑞回复。

卓简眼里有些干涩,忍不住想,过了这么久,他们三个还是经常一起喝酒。

其实还有赵冉,只是此刻,王瑞是断断不敢说的。

卓简包里的手机也响了起来,因为这一层需要格外的安静,所以她立即拿出手机来。

是盛鑫。

她扶着墙往旁边走了两步,接起:“喂?”

“还没。”

卓简冷淡的回应后挂了电话,又忍不住往那层玻幕里看了眼。

他很少那么静静地躺着,让她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

几乎只要在一起,她总怕他会突然扑过来,将她盘算好的一切全都轻易的敲碎。

现在,她不用再担心了。

可是她希望他好好地。

他怎么那么不小心?

他当时在想什么?

卓简忍不住去揣测,但是还没揣测出什么,突然听到有些拖沓的脚步声,她下意识的转头看去。

王瑞也转了身。

赵冉穿着病号服站在墙边,看上去也很憔悴。

赵冉看到卓简后大胆的与她对视,嘴角动了动,不卑不亢的点头:“傅夫人。”

卓简没说话,只是看她那穿着,又转眼看王瑞。

王瑞看她一眼,然后低着头尴尬的沉默下去。

卓简却一下子就什么都明了了。

昨晚,他不是一个人。

里面的人缓缓地睁开了眼睛,黑眸冷清的看着屋顶。

傅衍夜醒了过来。

不久后医生去帮忙做过检查,确定他已无大碍后说在观察段时间就能回到普通病房……

有工作人员拿着份协议走到门口,“请问谁是病人家属?”

王瑞跟赵冉同时看向卓简,卓简跟傅衍夜隔着一扇窗对望着,只是傅衍夜眼神里像是刀子一样。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