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糟了,盛鑫该不会早老板一步吧?”

袁满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立即挂了常夏的电话拨打给王瑞。

王瑞听后立即拨给了傅衍夜。

——

傅衍夜赶到K市的时候已经是晚上。

直接入住了酒店,约了盛鑫。

晚上九点多。

俩人在包间里见面。

盛鑫特地穿了整齐的西装,还打了领带去见他。

可是一推开门就看到傅衍夜俨如帝王般坐在最里面,虽然他凤眸里夹着笑,盛鑫却还是感觉到一股强劲的压力。

盛鑫来之前就知道,这场见面是必不可缺,也是没有硝烟的战场。

傅衍夜是为何而来?

他们都很清楚。

不过他走进去,还是客套的笑着:“傅总这么匆匆赶来见我,莫不是来送离婚证的?”

傅衍夜穿着深色的衬衫坐在他对面,黑眸夹着笑沉沉的望着他。

盛鑫见他不说话,站在他一侧没动,只是望着他。

傅衍夜不急不缓,给盛鑫倒了茶。

盛鑫看着那杯茶,这才坐下。

盛鑫心里拿捏不准傅衍夜要怎么出招,是要先礼后兵么?那么他自然也要沉住气,端起茶到了嘴边却又拿开,“该不会给我下了毒吧?”

“我想要你死的话,需要下毒吗?”

傅衍夜眉目里尽是沉静自得。

“也是,傅总从来不屑这些肮脏的手段,更崇尚法律制裁。”

盛鑫说着,轻抿了口茶,觉得还不错,赞赏的点了点头。

傅衍夜看着他的眸色却冷鸷了。

那句话,像是将他的旧伤又复发。

窗外是璀璨的繁星,像是这盛世,一切都好。

而窗内,却好像暴风雨就要骤然袭击。

短暂的对峙后,傅衍夜先开了口,问他:“林如湘没死,你知道吧?”

盛鑫点了点头:“听说了,不就是骨灰盒里没有骨灰吗?就能代表她还活着?一个人连心脏都没了,怎么活?”

“心脏移植可以做第二次,盛鑫,卓简知道你跟周梅的交易吗?”

傅衍夜把玩着精致的茶杯问他,黑眸也一直没有移开他的脸上。

盛鑫沉默着,若有所思的笑了笑。

“你跟卓简摊牌了?”

傅衍夜从他的神情判断出来。

盛鑫挑了挑眉,还是没有给他口头的答案。

傅衍夜想到盛鑫当初在他面前对卓简说的大话,又盯着他片刻,如果他真的跟卓简摊牌了,那么他现在跟卓简的关系是如何?

卓简那么痛恨欺骗,又是这么严重的事。

盛鑫喝了口茶,其实嘴里已经尝不到茶的清香,反倒是觉得苦,特苦。

可是他不能输给傅衍夜。

所以他抬眼与傅衍夜对视了一眼,然后又垂下眸,喝完茶才说:“摊什么牌?她连你们说的人都忘记了。”

傅衍夜极有耐心的望着他,直到他这一句。

傅衍夜其实一直怕卓简是真的失忆了,所以盛鑫真的说出这样的话来的时候,他冷沉了些。

卓简的事情,是他的禁忌。

之前甚至都没人敢在他面前提卓简了。

不过这会儿,他倒是不介意了。

他望着盛鑫,“你现在好像很得意,但是她是真的忘记了吗?”

“傅总应该知道的,她就是忘记了,否则又怎么会撇下深爱的丈夫跟我盛鑫生儿育女呢?”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