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要是不喜欢,看了心烦,那我扔掉好了。”

傅衍夜说着作势真要去找垃圾桶扔掉。

卓简眼角余光看他转身去找垃圾桶立即急了,什么都来不及想就喊出来:“你别扔,我要。”

傅衍夜停下来,深邃的眼眸睨着她又轻轻问:“真的要吗?不嫌弃?”

“你,你把花给我,然后去找几个花瓶把花养起来。”

卓简皱着眉头,顾不得羞愧故意凶巴巴的命令他。

傅衍夜听后心里更软了,走近后两只手将花送到她面前:“给。”

那声给,说的格外的宠溺。

卓简不敢看他,接过花催促:“你快去找花瓶。”

傅衍夜让袁满去找了花瓶,随即亲自把花插到四个花瓶里,端了一瓶放在她病床旁,问她:“夫人可满意?”

“你既然前几天就订花,礼物呢?”

卓简转眼看了眼那瓶子花,故意刁难他。

“礼物?”

“对啊,你既然前几天就记起我生日,花都准备了但是却没准备礼物吗?那我要怀疑你这花到底是前两天从国外订的还是刚刚出去的时候打电话从医院旁边的花店里给我买的。”

卓简心想,不会被我不幸言中了吧?

傅衍夜睨着她半天没说话。

卓简看不懂他那幽暗的眼神里藏着些什么情绪,高深莫测的。

其实今天早上醒来他不在她就很伤心。

怪不得别人说女人很矛盾。

她便是这样一边告诉自己没什么好在意的,可是一边又想,他要是能跟她过生日多好?

卓简望着他,渐渐地开始失望,失落。

从小到大她最期待的日子不是过节收压岁钱,而是他的生日。

她刚送完今年的生日礼物就又想明年送他什么了。

有一年她怄气没去给他送,以为他像是那些坏家伙说的那样才不稀罕她送的礼物。

那次……

他堵上门了,酷酷的问她:“我的生日礼物呢?别装作忘记,如果没准备赶紧去买。”

大概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傅衍夜走到她面前。

卓简心跳加速,别扭的说:“没准备就算了。”

傅衍夜黑眸沉沉的看着她,突然微微一笑说:“也不能说没有准备,只怕你不敢收。”

不敢收?

卓简又好奇的大眼睛看着他。

到底是什么东西她不敢收?

卓简心想难道是买了座金山给她?

毕竟结婚后他送她一座岛。

傅衍夜紧实的腰杆弯下,黑眸越来越高深莫测,随后薄唇里倾吐出一个字:“我。”

“……”

卓简顿时老脸一红,然后耳朵也开始痒痒。

什么鬼?

傅衍夜捏住她的下巴让她没办法别开脸躲避他的视线,低喃:“让你无限期使用下去,随时随地。”

卓简用眼神骂他不要脸。

傅衍夜却心情不错,拇指轻轻地摸了下她的唇瓣,然后再度靠近。

卓简条件反射的就要躲开,但是他另一只手很快便扣住她的后脖子让她动弹不得。

她紧闭着双眼,感觉着两片薄薄的唇瓣压在了她温软的唇瓣上。

傅衍夜合着眼吻着她,不动,不想离开。

就这样的轻轻触碰的滋味,都让他觉得享受。

门口有人敲门,傅衍夜这才不舍的缓缓松开她,黑眸一掀开便敏捷的捕捉到她脸上的红晕,低喃:“你发烧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