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上除了他们,好像再也没别人了。

他们俩在前面走的很慢,却又很默契。

袁满跟常夏也慢慢跟在后面,俩人心情也跟着低落起来。

常夏忍不住问:“为什么他们俩明明走在一起,却觉得两个身影是独立孤独的呢?”

“因为一些事情会让相爱的人被迫分开,明明渴望在一起又不敢靠近,就孤独了吧。”

袁满解释。

常夏觉得自己没太听懂,但是就是觉得那两个背影,太让她觉得揪心了。

袁满想,感情总归是让人烦恼的,能不要还是不要吧。

连他们老板跟少夫人这样衣食无忧的人还是会这么痛苦,就更别提她们这些小喽啰了。

——

半个月后卓简去了监狱,见了林骄阳。

林骄阳的心态很平和,见到她后就像是以前很斯文的叔叔一样跟她打招呼道:“阿简来了。”

卓简来之前想到的那些要质问他的话,突然就什么都问不出来。

明明知道,一个人对另一个人好或者是伤害,无非就那么几个理由。

林骄阳看着她一会儿,突然笑了笑,他说:“不想问我什么吗?因为发现我是个反派角色所以很失望,很伤心是不是?”

卓简想起来他暴力的一面,沉默。

林骄阳点点头:“抱歉伤了你们这些晚辈的心,但是阿简,我不是故意的,你也被抛弃过,你肯定知道被抛弃是什么感觉,更别提被人搂着自己最心爱的人跟你说他们是爱人的关系,对不对?”

“所以你是什么时候开始想要报复我父亲的?”

卓简问道。

“什么时候?当然是从一开始。”

林骄阳嘲笑着说。

“他是你母亲介绍给我的,她说他们要结婚,呵呵,我第一次见你父亲就讨厌你父亲,我之所以跟他做兄弟其实是为了再接近你母亲,当年是我先追求你母亲,你母亲都要答应了,但是你父亲突然冒了出来,并且那么快就把她娶走,我怎么可能真的跟情敌做兄弟?”

所以一个人可以为了报复另一个人,跟他做十几二十几年的兄弟。

卓简看着他,觉得人真是不可思议的动物。

“他抢了我的女人,还天真的以为我会拿他当亲兄弟,阿简,你说他可不可笑?我都不知道该说他天真还是该说他蠢,你妈妈不是没有警告过他别跟我来往,但是他不听啊。”

“……”

“所以那天他从傅衍夜的办公大楼回家,我拿了你跟你母亲的落照去见他,我说他不照着我说的做,我就把你们的落照公诸于世。”

林骄阳的眼神渐渐地有些变态的偏执,卓简看着看着,突然就模糊了视线。

她脑海里甚至浮现出她父亲被逼做选择的时候的样子,她父亲那么爱她跟她母亲,当然不会让她们的裸照公诸于世。

“你怎么可能有这种东西?我不相信。”

卓简觉得这太不可思议了,怎么可能林骄阳有她们母女的果照。

“这还不简单吗?我经常去你家,知道你们一家人什么时候在家什么时候不在,我自己去走一趟,随时都可以把那种监视的小东西塞在你们家浴室里。”

“……”

卓简不敢置信的看着他。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