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俩谁在撒谎,谁在骗人,林如湘,他们不知道,老天爷知道。”

沈兰心怎肯就这么善罢甘休。

“是吗,那你就去找老天爷给你作证好了,来人,给我把她轰出去,从此以后她再踏进林家半步,就放狗咬她,另外,把她的东西,全都从我爸那里丢出去,以后不准她再踏入那栋房子。”

“什么?林如湘你敢……”

“怎么回事?”

沈兰心话还没说完,突然家里的用人都齐齐的退到一边,刚刚大家都气势汹汹要干架的样子,但是突然间就萎靡了。

林如湘跟沈兰心还有周梅也看向从门口走来的那帮人,周梅立即嘀咕了声:“怎么又是他?”

林如湘看到王瑞带人来,也立即堵住王瑞:“又怎么了?”

“来取点东西。”

王瑞抬高的眼稍微落了落看她,看完后立即看向楼梯口,手稍微一动,下属便齐齐的往楼上跑去,轻车熟路。

“我记得我跟衍夜恋爱的时候收的礼物都已经还给他了,你们又来取什么?王瑞,你倒是说明白。”

“你还是不知道的好,知道的越多,死得越快。”

王瑞冷漠的看她一眼,抬腿走到沙发里去坐下。

转头看到沈兰心还在,而且身后还跟着人,便好脾气的说了声:“你们刚刚在争什么?继续,我们互不干涉。”

“……”

林如湘怎么也没想到他绝情到这种地步,想想自己曾经还坏过他的孩子,还曾迷恋他的身体,突然觉得郁闷之极,只对周梅说了声:“妈,你回自己房间去。”

周梅听后点点头,她真的也不想在这里呆了,太乱了。

周梅走后林如湘又看向沈兰心:“下次拿点真东西再来找我也不迟。”

“林如湘,我这一巴掌不会白挨,我们俩,还有的来往,我们走。”

沈兰心对她家的烂事不敢兴趣,她的目的就是要钱而已,也不想惹了王瑞这个看上去就很凶残的人,便带人离开。

很快,客厅里只剩下他们俩,

林如湘走到他身边坐下,“到底怎么回事?”

王瑞转头看她,笑了笑,“你好像搞错了我们的关系,我只是傅老板的保镖而已,只是奉命办事而已,作为一名保镖最首要的就是要懂的保密,你觉得我有可能把我老板的事告诉你吗?”

“可是你来的是我家,再说了你睡我那么久。”

林如湘突然埋怨的看他一眼。

“说句不中听的,我觉得吃亏的是我。”

“什么?”

林如湘惊呆。

“我现在想要喜欢另一个女孩,但是我觉得自己脏,配不上人家。”

“……”

“这一切都要归功于你,是你,如湘小姐,让我王瑞失了责,背叛了老板,还厌恶了自己。”

“王瑞。”

“但是我这辈子在这方面,只会犯一次错,我回去傅氏的时候就对自己说,再有下次,我以死谢罪。”

王瑞看着她,无比冷静无情。

林如湘搭在他手臂上的手缓缓地移开,不敢置信的看着他。

“所以前阵子你跟着我,不是想保护我吗?”

“那是我的工作。”

“什么工作?”

“无可奉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