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我爱你,张明媚有事找我,我挂了。”

苏白吓的匆匆挂掉电话,然后一扭头真的看到张明媚。

张明媚很配合的抬了抬眼,“哦,我找你。”

——

卓简晚上下班后看到袁冬跟常夏在门口,但是她儿子竟然不见了,就问了句:“橙橙呢?”

“小少爷在车里呢,少夫人。”

常夏低着头回话,但是眼睛却忍不住想要往上瞟,看卓简的表情。

车也没停在停车场,她看了眼下面,然后走过去。

果然,傅老板在里面。

卓简走过去将车门打开,傅衍夜抱着橙橙一脸嫌弃的看着他,正要数落。

“你不是在医院打针吗?”一秒记住http://m.xbiqugexsw.net

“打完了,王瑞把我送到这里,袁满给我开的车门。”

傅衍夜直接甩锅。

卓简听后扭头看了眼,袁满紧张的低着头,心想老板大人啊,是我开的车门不假,我不是怕您再被风吹着么?这是关怀啊。

“一起回老宅吧,奶奶不太舒服,让医生去做了检查,我们回去关心一下。”

“奶奶不太舒服?血压又出问题吗?”

卓简担心的问他。

“咳咳,你先上来。”

傅衍夜轻轻咳嗽了声,叫她。

卓简想到风有点大,怕把他吹坏了,纯粹是下意识的为他着想,然后上车。

只是车门一关上她就后悔了。

两个人挨着有点近,又有橙橙在,橙橙抬手找她抱,她便去接橙橙,然后手不小心碰到傅衍夜的手。

他的手还是烫的,她抱着橙橙亲了下,忍不住转头担忧的问了声:“你烧退了吗?打完针就往外跑?”

“那会儿是退了这会儿又有点热而已。”

傅衍夜眼巴巴的看着她,忍不住想,这女人还是关心我的吧?

他去摸橙橙的手臂,手背故意蹭到她的手,好让她感受到到自己滚烫的体温。

卓简有些无所适从,下意识的把车窗打开:“还愣着干什么,开车了,夏夏你去帮我把车子开走。”

“好的。”

常夏立即去帮她开车,袁满给他们俩当司机。

车子发动后卓简只说了一句:“先送傅总回医院,然后带我跟橙橙去老宅。”

“是!”

袁满下意识的往后视镜看了眼,然后也不敢废话,发车。

傅衍夜握着儿子软乎乎的手臂转眼看她说:“上午有点头晕才去了医院,现在已经不晕了,回家按时吃药就行。”

“不行,你现在这样太危险了,还是赶紧好起来吧。”

卓简看也不看他,一边跟橙橙眼神互动一边冷冰冰的口吻跟他说话。

字里行间的意思好像是关心,但是傅衍夜愣是没听到半点关怀的味道。

倒是橙橙,听卓简讲完后突然“啊”的一声,震天响的那种。

像是在喝彩。

卓简听后忍不住笑起来:“小俏皮鬼。”

傅衍夜却听的心里拔凉拔凉的,这小子到底懂不懂什么叫夫妻之间的纽带?

他妈妈说那么冷冰冰的话,他还欢呼?

“妈妈妈。”

橙橙又嘟囔起来,一遍一遍又一遍,偶尔也会冒出爸爸来。

傅衍夜坐在旁边看着,不太高兴,但是还是想贴近他,只是还不等贴近,卓简突然将橙橙抱着往旁边挪了挪:“你发烧了别距离他太近,传染就不好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