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想要干什么?谁让你们乱闯的?”

林如湘堵在客厅里,眼珠狠狠地瞪着王瑞。

“我们是来拿回你曾经收下的老板送的礼物,麻烦配合。”

王瑞冷眼看着她说道。

“拿回什么礼物?你们给我停住,不许往里走,王瑞,你究竟要干什么?让他们停下。”

没有人听她的,她只好抓着王瑞的衣袖命令。

王瑞只冷笑着一声:“不是你自己要归还之前傅总送还你的礼物吗?我们是来帮忙的,不用谢。”

“什么?王瑞你疯了吗?你到底是谁的人?”

“有件事你可能不知道,我已经又领夜少的俸禄。”

王瑞面对林如湘愤怒的模样,眼看着她说完就给下属一记眼神,那些人齐刷刷的冲向他们家楼上。

林如湘专门弄了个房间放傅衍夜送她的首饰,这也是林如湘之前在床上告诉他的。

林如湘见那些人都上了楼,突然一阵眩晕,人直直的往他怀里倒去。

王瑞低眸看她,“为什么本来就命不久,却还急着送死呢?”

她做过心脏移植,做这种手术的人本就很少有人长命,大家都是小心着活,唯独她,特别能作。

林如湘扶着额头看他:“到底是谁叫你来的?是衍夜,还是那个女人?”

“他们是夫妻,夫妻本为一体,算了,你也听不懂。”

王瑞抬手将她扶起来,然后冷冷的站在旁边。

林如湘却是忍不住立即往楼上跑去。

连同她母亲也站在楼梯口拍着大腿喊:“这倒底造的什么孽啊,你们这是私闯民宅,是犯法的你们知道吗?”

然,一个个的人,全都搬着昂贵的珠宝首饰走了出来。

甚至一些限量款的包包也被拿了出来。

林如湘跟出来,“你们给我放回去,放回去。”

“王瑞,这里面也有我自己买的东西呢?”

没人听她的,她只好叫王瑞。

“这个你不用担心,我们再来之前已经调查清楚,我们所拿走的,不仅都是夜少赠送你的东西,甚至是他们夫妻领证那天以后他送你的东西。”

“什么?”

林如湘怎么也没想到,他们竟然做到这一步。

很快,大家搬着东西放到车上去。

林如湘抓着王瑞,“衍夜是不可能将送出的东西要回的,一定是卓简是不是?她因为流产迁怒于我,衍夜知道你们这么做吗?”

“你觉得如果没有夜少的命令,我能这么大张旗鼓的来抢吗?”

王瑞说完之后将她的手重重的从自己身上捏开,转身就走。

然王瑞刚走,林如湘被周梅扶着去沙发里坐下的功夫,又有人到家里。

阿姨站在门口看着,呆住了。

两个扎着马尾的女孩子,穿着跟刚刚那几个男人一样的黑色制服,面无表情,手里搬着一个大盒子。

林如湘抬眼看她们,抱着箱子的女孩走过来之后轻轻将箱子放在她们家桌上。

周梅诧异的看着那个箱子,又看着那两人问:“你们也是傅衍夜叫来的?他让人拿走那些首饰又叫人送来这些是……”

周梅说着去开箱子,打开后却愣住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