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衍夜身穿着正装,像是也喝了酒,黑眸那么沉沉的压住她的视线。

卓简下意识的另一边推了下,看着他,“你怎么也在?”

“老板在星光应酬,我刚去接过他袁满就打了电话。”

王瑞在前面解释。

卓简听后犹豫了一下,车子已经出发了,她便说:“把我送到小区门口就行。”

“好。”

卓简两只手轻轻的交叠在一起,想过要往门口挪一挪,但是又觉得太矫情,就那么木讷的坐在他身边看着窗外,外面的灯光五颜六色的,真是迷人眼。

傅衍夜沉沉的目光从她泛红的脸上到她的手上,心突地一跳。

她手上的戒指呢?

傅衍夜的脸色突然变的有些沉冷,开口,“戒指呢?”

卓简无名指一动,下意识的捂住,“掉了。”

掉了?

傅衍夜突然盛怒,想要发火又想到她拿了那个该死的离婚证,转头看着另一边嘲笑了声,“是掉了还是扔了,大概只有你心里最清楚。”

咯噔。

卓简心里揪了一下,但是很快便只答应了声:“嗯。”

傅衍夜听后更生气了,转头抓住她的肩膀将她往后一摁,追问:“真的丢了?”

卓简看着他眸子里,闻着他嘴里的酒气,知道他肯定喝了不少,声音弱了些:“嗯。”

“什么时候丢的?丢在哪儿了?”

傅衍夜又立即追问。

卓简看着他,讷讷的想,要是知道,还算丢吗?

“说啊。”

傅衍夜又催了一声。

卓简被他那一声吓的一怔,过后回过神只得仓促的说:“就,刚刚才发现的,我也不知道丢哪儿。”

傅衍夜恼怒的抓着她的肩,越看她越生气,她还喝了酒,喝的脸像是熟透的樱桃那么红,那么……

傅衍夜气息有些粗重,他看得到她眼里的敷衍,看的明白,可是这一刻他却不知道该拿她怎么办。

“你最好马上能找回来,这种东西不是可以随便弄丢的。”

傅衍夜松开她,然后又转头看着窗外。

那话,已经够冷薄。

卓简终于可以坐好,低着头看着自己有个戒痕的地方轻轻地摸了摸,低声:“戒指是我买的,我自己不在乎不就行了吗?”

卓简说着转眼看向他的手,忍不住又说:“或者,你也该把那枚还给我了。”

傅衍夜听后顿时气不过的抬脚就往前面踹了一下。

车子顿时停在了路边。

“给我滚出去。”

傅衍夜冲着前面大吼了一声。

王瑞看了眼后视镜,然后低着头二话没说就下了车,轻轻将门给他们关上。

“你干嘛对他吼?他又没做错事?”

“那我对谁吼?对你吗?是谁说戴上就再也不能摘下来?是谁说的?”

傅衍夜质问她。

卓简:“……”

就是很气,但是又不知道跟他怎么争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