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死寂的空间里,突然有个声音说:“王瑞你跟卓简换一下位子!”

卓简看向坐在主位的傅衍夜,想要说什么,但是王瑞已经站起来,并且迅速到她身边,说:“卓小姐,请吧!”

卓简看王瑞那么正式,出于礼貌的站了起来。

她原本是跟如湘坐在一起的,她跟傅衍夜之间隔了如湘,傅衍夜另一边是王瑞。

现在是她要坐到傅衍夜身边去。

王瑞在她的位子坐下。

“滚!你是什么东西也配坐在我身边?”

突然房间里发出一声歇斯底里的大吼,还有碗筷东倒西歪的杂声。

卓简站在一侧提着一口气看着如湘突然眼含热泪,无比痛恨的看着王瑞。

“安安静静吃饭!”

傅衍夜说着起身,把王瑞坐过的椅子换掉,拿了把新的放在自己旁边,然后去扯过卓简的手腕便把她摁在里面坐下。

卓简到此都不明白怎么回事?

如湘是因为她坐在傅衍夜身边而发脾气?还是另有隐情?

吃过饭已经九点多,如湘却已经掉眼泪掉的眼睛都红肿不堪。

站在酒店门口,傅衍夜看她情绪不好,便轻声安慰她:“让王瑞送你回去,回去后给我发个信息。”

“那你呢?”

如湘抬起头,泪汪汪的看着他。

卓简不管他们,从里面出来后便东看看细看看,看到有出租车便立即招了手。

外面风大,她的头发被刮的有点乱了,她打开车门后对那两个人说了声:“如湘姐,我先走了!”

如湘看着她上了车后却还忍不住含着泪的眼睛看着她,带着仇恨。

到现在,如湘要是还不知道傅衍夜打的什么主意,她也白认识他这么多年。

傅衍夜看她走后默默地看了眼那个出租车车牌,然后又看向王瑞:“照顾好如湘,她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我唯你是问。”

“是!”

王瑞立即答应着。

“你又把我丢给他?你又要去找卓简是不是?”

如湘拉着他不愿意松手。

“她已经走了!不是所有女人都需要我,别那么偏激好不好?”

傅衍夜耐着性子跟她说。

“衍夜!我想跟你结婚,我一分钟都不想在等了!”

如湘突然抱住他,紧紧地抱住,哭着对他说。

傅衍夜没动,只是眼睛忍不住又看向那个方向。

后来他还是把如湘的手从身上拆开然后推到王瑞的怀里:“照顾不好她,你就去死!”

卓简打车回了小区,她不愿意夹在那两个人之间。

一个人,哪怕是走在寒风里,也是独立自由的!

想起如湘在饭桌上哭,她就觉得自己是个混蛋,人家那么好的一个人,却因为她得不到真爱吗?

不!

她不能把错都归咎在自己身上!

是那个人!

是那个叫傅衍夜的人!

他到底在想什么?

卓简背着包进了电梯,随后懒懒的伸手去摁了关闭键。

突然间一只手横了进来,她抬眼。

男人喘着气,在电梯缓缓地打开后,居高临下的睨着她,然后迈着大长腿缓慢地走入。

卓简听着自己的心又在不规则的跳动。

全是因为眼前这个叫傅衍夜的人!

他走到她身边,第一次贴着不知道被多少人靠过的电梯壁,站在她一旁将一个盒子送到她面前:“你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