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衍夜,你没发现你最近很反常吗?你竟然在她那个小公寓里过夜,你从来不在卫生不达标的地方过夜你忘了?”

“她那里卫生达标!”

傅衍夜忙里偷闲说了句。

“究竟是卫生达标,还是人达标,你自己好好想想。”

苏白双看着貌似认真看文件的人,他很确定傅衍夜此时一个字也看不进去。

傅衍夜突然停下来,严肃的神情凝视他:“苏白,你知道我喜欢的是哪种类型的女人。”

“你想说如湘吗?如果你真的喜欢她早就跟她在一起,而不是每天晚上独守空房。”

“我说过,在婚姻内我不会做出不合适的事!”

傅衍夜很快又垂眸看文件,草草丢下一句。

“其实大家平时开玩笑说你喜欢如湘而已,心里都清楚,你应该是不喜欢她的,你确定不是因为当年她替你挡过一刀才会一直照顾她?”

苏白问他。

办公室里的氛围突然有些沉寂,许久后傅衍夜才又开口:“不是!”

“那就放过卓简吧!这些年她经历的折磨够多了!”

苏白说完便走。

傅衍夜也终于放下手里的文件。

办公室里的空气都很稀薄,仿佛一场暴风雨又要来袭。

他狭长的凤眸抬了抬,睿智中透着摄人心魄的狠!

——

中午新闻三十分钟准时开播。

她依旧是黑色的西装套在肩上,盘着长发,更加游刃有余地跟搭档配合。

新的主持人会带来一波新鲜感,节目在几天内上升到同时间节目收视第一!

晚上一群人在星光吃饭庆祝,突然包间门被人敲响,大家看着工作人员走到卓简身边,对卓简交头接耳地说了句什么。

卓简垂眸思索着片刻,然后笑着起身:“你们先吃,我去去就来。”

那位刘总最近都住在星光,还是在上次那个包间等她。

卓简走了进去,坐在他对面:“刘总!”

“嗯!”

刘总还是双手合十靠在椅子里,历经千帆的眼注视着她。

“我就不兜圈子了,我不能答应你的条件,不能做您的情!人!”

卓简开门见山,礼貌的回绝。

刘总笑了笑,叹了一声,侧了侧头,继续盯着她:“卓简,卓敏杰的女儿,还是傅家的少奶奶!”

“……”

卓简有些意外,他竟然查到了。

“你之前让我好好查清楚你的底细,是我疏忽了,傅家的少奶奶自然不缺那几百万,更不屑给别人当情人。”

刘总继续说着,不忘打量她,她所有的惊讶都在那双眼睛里,却也不过是三两秒,她从容地不像是一个二十三岁的女孩该有的模样。

他想,或者是因为她家的变故让她成长迅速!

卓简听完他的话后也只是淡淡一笑:“那您肯定也知道我这个少奶奶随时都会被换掉!所以不必恭维,也不必另眼相看,我拒绝您,是我卓简,个人的意愿!”

“傅氏的新老板喜欢的是林家那位重病的大小姐,但是不代表你就没有机会,毕竟那个女人身患绝症,而你却是个身体健康,又机敏聪慧的女孩。”

刘总说。

卓简不理他前面的挖苦,只继续微笑相对。

“做不成情!人也可以做朋友,我有意交你这个小友,以后有困难尽管找我。”

“谢谢!”

卓简只说出这两个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