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卓简依旧坐在冷硬的台阶上,她没想到他来的这么快,更没想到他还带着如湘。

不过,这样,是最好的!

卓简缓缓地站了起来:“你们来了!”

“等很久了吗?我身体不太舒服,所以衍夜多陪了我一会儿。”

如湘握着傅衍夜的臂弯处对卓简柔声说。

“没,我也刚来不久。”

卓简心里无比清楚,无非就是客套的寒暄而已。

林如湘的人一直跟着她,怎么会不知道她等的久不久?

至于傅衍夜,一个小时前还跟她在一起,能陪林如湘多久?

傅衍夜幽暗的眸子看着她:“证件都带齐了?”

“嗯!走吧!”

卓简说道。

但是离婚没有那么容易,他们俩一起进了调解室,四十多岁的工作人员端着茶进去,喝了口茶后低头看着手头的文件,问他们:“两个人这么般配怎么会想离婚?”

卓简抬眼看那位长者,知道人家的责任是调节,但是想了想却说:“先生,我们是协议离婚,好像不需要调节吧?”

傅衍夜跟调解员听到这话都看向她。

调解员笑着说:“你还了解的不少,不过我的作用便是让更少的人夫妻离婚,或许你们只是没发现你们很爱对方?”

“我查过一些资料,您不需要在问很多,只要帮我们办理离婚就行了。”

卓简继续说道。

调解员下意识的看了眼傅衍夜。

傅衍夜黑眸睨视着她:“你查这些做什么?”

卓简便看他一眼:“随便看看!”

“……”

傅衍夜黑眸眯起来,随便看看?

调解员还想在说什么,卓简笑笑:“先生,你往外看一眼,那里还有个穿着病号服的,她得了重病,您忍心让她再继续等么?”

调解员:“……”

“我们之间没有感情的,他爱的是外面那个漂亮的病人。”

卓简又好脾气的替他解释着。

傅衍夜没再说话,她怎知道他爱的是外面那个漂亮女人?

调解员又看了眼傅衍夜,然后对卓简笑了笑:“我想起你来了,最近你在主持咱们省台的新闻,不过姑娘,那你呢,你也不爱傅先生?”

卓简听到这话,清澈的眼眸里有些干涩,但是她却笑的极为好看:“不爱!”

两个字,软软的,却很有穿透力。

“所以,两位是决定离婚了?”

调解员明亮的眼睛看着他们,又确认。

外面已经下起大雨,房间里显得有些暗。

“是!”

卓简说,然后看傅衍夜,提醒他赶紧配合。

调解员看这傅衍夜的神情有些疑惑,但是再看他们俩人的手上,一个个都漂亮的要紧,干净的要紧,心里便突然明白他们连婚戒都没戴过,也就是说,他们的确不爱对方,再看外面那个热心期盼着的人,他点点头:“好!我同意你们离婚!”

调解员简单的一句话,像是判刑。

傅衍夜冷眼看着他,从来没有人可以给他下命令,逼着他做什么。

卓简听后却是一激动,后背挺的特别直:“谢谢!”

调解员起身去拿材料,傅衍夜才说了句:“我没想到你这么想离婚。”

卓简正热切地期待着离婚,听到他这话后疑惑的转头看他,很快有很确定的说:“不要再纠结了,我们都回到自己该回的位置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