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不同意!”

她望着他的眼神,软弱中透着坚定。

男人的博爱与薄情,将她年少时对爱情的渴望幻灭。

“那就让我们一起坠入地狱!”

傅衍夜如魔咒般的低声。

卓简才猛然间记起,自己做不得他的主。

她脑海里突然浮现出李玉清的提议,或者,她是该离开一段时间。

他继而又吻着她,在她的唇齿间辗转掠夺着。

她的拒绝让他身心受创,也让他更想要任性的继续肆虐。

她疼痛的闷哼仿佛一剂良药,让他的身心稍微好受一些。

后来傅衍夜把她抱到前面,两个人驱车离开酒吧。

卓简看了眼他身上的衬衫,提醒他:“你外套呢?”

“扔了。”

傅衍夜冷着脸说。

“……”

卓简无语的看他一阵,她现在已经搞不懂他是不是洁癖。

他的衣服都是国外的一流服装大师亲自制作,是常人买都买不到的款式,据说那位设计师的价格也很‘亲民’,可是他却说扔就扔。

卓简霸道的想,幸好他们不是交往的关系。

否则她定要强求他捡回来!

“等会儿你的也得扔!”

傅衍夜半晌听不到她的话,便一提醒了她一句。

卓简下意识的防备起来,黑亮的大眼睛直直的望着他。

傅衍夜的手机响起来,看了眼前面的显示,她自觉地保持安静。

傅衍夜接通:“什么事?”

苏白说:“你什么时候回来?如湘要喝酒,我快拦不住了。”

“找王瑞把她带走。”

傅衍夜说完就挂断。

卓简突然想起李玉清上次说如湘喝酒的事情来,想起欧阳萍说如湘不像是癌症晚期。

不会的!

没有人敢跟傅衍夜开这样的玩笑。

卓简赶紧的将那个想法埋下去,情不自禁的看向在开车的人,他是真的跟如湘淡了吗?

竟然把如湘交给一个保镖!

他有洁癖,他会容许那个保镖碰如湘吗?

卓简看着他,突然想,或者他早已经不是她认识的那个傅衍夜,如今的他,是高高在上的商界王者。

所以他也会像是那些年长的男人那般,渐渐地展露他的贪婪?放纵自己对不同女人的渴望?

或者以后他也会像是那些老板那样,身边有很多很多的女人?

如果连他也不能例外,卓简想,这世上或者没有真正干净的男人了。

她想起他少年时,禁不住心里发烫起来。

傅衍夜将车子开到两个人小区旁边停下来,转头问她:“还没看够?”

卓简回过神,转眼看外面,立即要下车。

傅衍夜抓住她:“就这么走?”

卓简看着两人握着的手,抬眼看他,问:“不然呢?”

“晚安吻!”

傅衍夜低沉又不容置疑的提议。

“……”

卓简看着他的黑眸,很快便倾身,两片唇瓣在他的薄唇轻轻一下,然后离开:“拜!”

傅衍夜还维持着刚刚被她吻的姿势,黑眸望着她的身影迅速陷入黑夜里。

她竟然没有拒绝?

她的脚步有些快!

外面的秋风很紧,吹的她立即清醒了不少。

听到车子离开的声音,她下意识的停下来,回头看了眼。

他这是又回去接如湘了?

所以,即便是感情淡了,但是也还会关心?

看来这世上大多数老板的德行都差不多,都想要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

那么一个问题便突然困扰了她。

她算是彩旗?还是红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