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卓简正在化妆间跟同事熟悉稿件,突然有人跑到里面在她耳边小声说了句话。

新热搜:“罪犯女儿的成名路。”

配图是她从那辆保姆车出来的画面,下面还有些文字。

“畏罪自杀犯的女儿不仅可以出国留学,还可以回国当主持人,原幕后真相令人大跌眼镜,大为失望。”

卓简被罪犯两个字振的心里颤了颤,不过她向来可以保持外表的冷静,转头看了眼来的人:“能撤掉吗?”

“那不是欲盖弥彰吗?”

那位来给她报信的工作人员说道。

卓简想了想,然后便又把手机放了起来:“那就不管了!”

到了十二点,她还是跟同事准时出现在演播厅里。

自打她父亲离世不久后,她跟她母亲就意识到,她们脱不掉的,罪犯的女儿,罪犯的前妻。

这种意识清晰以后再看到这样的新闻,好奇大于慌张。

是谁先开始对她下手的?

卓简最好奇的是这一点。

而与此同时,傅家人正坐在家里看卓简的新闻,她开始播新闻后,傅家的午饭从十二点改为十二点半。

司机说他亲眼看着卓锦上了那辆保姆车,老太太却问一上午没出门的人:“你有什么想法?”

傅衍夜拿着手机慵懒的靠在沙发里看邮件,听到奶奶这一句后便回:“她的事情与我无关!”

“你既然这么说,那我要给她介绍相亲对象你可别管。”

老太太又说。

“……”

傅衍夜突然什么也看不进去。

王悦坐在一旁看着儿子吃瘪,叹了声:“我跟你奶奶已经考虑过了,就在周边的孩子里给她找个年纪相当的先交往着,反正你们最近就离婚了,简简宝贝没有名分再在家里住下去,一个人孤苦伶仃在外面我们可是不忍心。”

“就是,她不过就是上了下人家的车就被人写成这样,你不管,我跟你妈可不舍得不管。”

老太太也说。

“你们对孤苦伶仃有误解。”

傅衍夜说着看了眼电视屏幕里。

哪有人孤苦伶仃还那么有底气?

不过他很快就垂下眸,心里没由来的便是一阵烦躁。

“那怎样才算孤苦伶仃,街上的乞丐才算吗?”

老太太问他。

“头疼,午饭不吃了!”

傅衍夜说完后起身便走。

老太太跟王悦看着他的背影忍不住冷哼了声,老太太说:“不吃就不吃,绝食抗议也没用。”

“这相亲对象我跟你奶奶都物色好了,你要是不喜欢我们简简宝贝,赶紧给我们宝贝自由,前面还有一大片茂盛的森林等着她呢。”

王悦也故意提高着嗓门说给他听。

傅衍夜进屋后把门一关,把外面的声音都隔绝开。

他原本想的很简单,他们不相爱,结婚不过是堵住长辈的悠悠之口,也让他可以安心的照顾如湘。

这次她母亲出事找她回来,如湘拖着病重的身体哭着求他给她穿婚纱,想要当他几天妻子。

离婚协议她签的太快了,以至于他以为会哭着求他问可不可以不离婚的小丫头那么从容的签字的时候……

是因为她跟想的不一样?

所以才这么不愿意离婚吧?

她心里肯定是不愿意离婚的,她的心思他一直知道。

可是想到李玉清,想到妈妈跟奶奶要给她介绍什么相亲对象,想到外面那么多男人在等着约她,他越来越烦。

肯定是因为不甘心,一直属于他的人突然不再属于他,一定是不甘心。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