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连呼吸都不敢了!

“阿简!”

他突然难耐的叫着她,缓缓俯下身。

卓简心跳如雷,眼看着他越来越靠近,闻着他略带清冷的呼吸,她再次扭过头。

他浅薄的两片唇瓣擦过她的唇角,最后失落的叹息。

“你好好休息!”

他没离开,依然压在她身上。

卓简想休息,但是感觉自己胸都被他压扁了,那种死寂里滋生出来的暧昧让她不得安宁。

两个要离婚的人,这是干嘛?

他在怜悯她么?

傅衍夜也感觉到那不同于他的柔软,忍不住垂眸看下去。

“夜少!”

“嗯?”

“……”

卓简原以为自己叫他一声他就该知道分寸了,没想到他竟然只是应了声。

“我一直以为你没长大!”

他这样说!

卓简臊的脸又烫又热。

“晚安!”

他突然低低的一声。

“晚安!”

她心虚的别着脸说了句。

他幽暗的眼眸睨着她许久。

卓简在他离开后侧身往里躺着,感受着自己的心怦怦怦那么用力,狂烈的跳动。

后来他的手机又响,他极有耐心的接着电话出去。

卓简知道,肯定是如湘。

如湘自然不能直说不希望他陪着卓简身边,但是如湘就是怕他们俩单独相处。

卓简想,傅衍夜大概是真把她当家人了,才会在这几天一直陪着她身边。

可是她不能不懂事,于是夜深以后她打算悄悄离开房子。

楼下只有一个地方亮着灯,她诧异的以为来了钟点工。

“你醒了,过来吃点东西!”

“你,怎么还在这里?”

卓简跟进去,当看到餐桌上摆了两菜一汤,她简直怀疑自己的眼睛。

堂堂傅氏集团的首席老板,竟然会煮饭?

“这是我家,你不在的三年,我一直住在这里。”

“……”

卓简不敢置信,她坐下后才想起自己本来是要走的,但是想起这事,她已经拿起勺子。

她这几天一直不怎么吃东西,胃都不知道抽搐了多少回了。

汤很清淡,但是喝到肚子里,这几日来的冷意退了不少。

傅衍夜把筷子放到她面前,看她在喝汤,跟她说:“里面有你最喜欢的菌菇,尝得出来吗?”

“……”

卓简抿着汤看他,许久才机械点头。

现在尝出来了。

“以前没机会做给你吃,很惊讶?”

“是很惊讶!”

她低声承认,然后继续低头喝汤。

她决定赶紧用过餐离开这里,这个人太可怕了。

餐桌上他的手机又响起来,那时候他才刚要用餐。

卓简不用抬头也知道是如湘,他拿起来看了眼,之后看着卓简接起电话:“喂?”

“今晚也不能过来吗?我总是做噩梦!睡不好!”

“医生给你开的药没吃吗?我走不开!”

“你在陪阿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