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傅衍夜黑眸冷沉的看着他,“既然你小时候不敢,现在你也已经失去了资格。”

“哥,我认错!”

苏白恐惧感一再攀升。

“下午三点。”

“哥!”

“滚吧!”

——

周末,傅衍夜如期去找卓简。

卓简还是穿着漂亮的小裙子,去到机场,人群中,等着他。

傅衍夜没拿行李箱,只拿了件黑色的上衣从里面走出来,看到她的时候眼色深了深,步子更急了些。

卓简见到他,立即开心的笑弯了眼睛,举起手用力朝他挥手。

傅衍夜从没觉得这条路这么长,更没想过,她有一天会那么开心的奔向自己。

卓简突然跑起来,小裙子一颠一颠的,看的他的心也跟着一颠一颠的。

“傅衍夜!”

终于到他面前,她突然立住:“我等你快两个小时。”

“谁告诉你我这个时间过来的?”

他心里有点失落,还以为她要直接跳到他身上,不过想到她现在肚子里还有个,便让自己放松,握住她的双臂问她。

“我打电话问的吴秘书。”

卓简回他,仰视着他的时候,眼睛笑的弯弯的,特别闪。

傅衍夜看着她,薄唇微动。

卓简以为是里面人太多太吵她没听清,好奇的踮了踮脚:“嗯?”

傅衍夜顿时忍不住摁着她的后脑勺去吻她,卓简一惊。

但是很快她便抬手将他的脖颈搂住,哪怕是公众场合,他们是合法夫妻啊,她也想吻他。

拥吻后卓简红着脸对他傻笑,傅衍夜看着,心都要融化了,低声:“先回去再说。”

“嗯!”

卓简答应着,然后搂住他的手臂离开。

分别,大概就是为了更好地相遇吧。

自打傅衍夜到了之后,欧阳萍便一整天消失,自动给他们夫妻俩让地方。

傅衍夜一到便主动包揽各种家务,卓简只管坐在餐厅里看他忙里忙外的。

傅衍夜转头看她,见她那么傻傻的盯着自己,便问她:“眼睛都长在我身上了,就那么喜欢我?”

卓简傻笑,托着下巴对他讲:“这要是前几年,我哪敢有这样的奢望啊,我们高冷夜少竟然在我的厨房里亲自给我煮饭。”

“你小时候挺能想的,长大后反倒是畏手畏脚。”

傅衍夜说完后突然手里的动作顿了顿,然后扭头看她,见卓简的表情也突然有点惆怅,又接着说,“以后继续做不切实际的梦吧,都帮你实现。”

这就好像在说,无论是天上的星星还是水里的月亮,他都能给她摘到一样。

这种不切实际的保证,卓简心里有些空,不过最后还是笑着接纳:“好呀,到时候你不要吓的不敢承认曾经对我说过这话。”

“嗯?”

“都帮我实现,我那些不切实际的梦。”

傅衍夜听着,然后无奈一笑,继续煮饭。

他怎么会不敢承认呢?

晚饭后两个人在沙发里腻歪着,没有出门的念头,电视里在播放着一部他们看过几遍的老电影,但是他们的心,其实都没在那里。

傅衍夜抱着她在怀里,摸着她手上的戒指问她,“苏白给你打过电话吧?”

卓简想了想,然后点头,“你不说我都要忘了,那天很晚他突然打电话给我,他怎么了?出什么事吗?”

“喝醉了。”

傅衍夜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