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次我再戴回去,只可能是你亲手给我戴上。”

傅衍夜说。

卓简手心里凉的像是被人打穿了一个窟窿,看着那枚戒指动不了。

“飞机快起飞了。”

傅衍夜又冷漠的提醒她。

卓简没敢再抬眼看他,只是慢慢的将那枚戒指握紧。

“再见。”

卓简放下手,想看他却已经抬不起头,只看到他衬衣上的纽扣,哽咽两个字,转身走。

傅衍夜眼睁睁的看着她转身,心跳忽然停滞。

她越走越远,越走越坚定。

他远远地望着,突然间觉得放在口袋里的手疼的厉害。

她竟然就这么走了?

她留着那枚戒指能做什么?

傅衍夜的唇角动了动,眼眸里越来越冷锐。

卓简握着那枚戒指,直到站在检票口了她才敢将手松开。

此时手心里已经满是冷汗,那枚戒指还亮晶晶的躺在里面。

“小姐,到你了。”

她的后面有人叫她。

卓简没听到,她不懂,他这倒底是为何?

“小姐?小姐?”

“……”

卓简回过神,只是下意识的转了转眼。

当即后面的人被吓一跳,她流着泪,像是断了线的珠子砸下脸来。

后面的人几乎都在看她,大概是觉得她那样子实在可怜,大家联想力丰富的没有再催促。

而她也终于明白了自己此时身在何处。

然后,终究坐上了那趟飞机。

她一走,A城便是大雨倾盆。

傅衍夜的车子停在路边。

外面的雨越下越大,将他的车窗都砸的看不清外面,不过看得清又有什么意义?

她走了。

这算什么?

不知道的都以为他们离婚了。

——

卓简回到住处的时候已经天黑,欧阳萍跟李玉清正在喝酒,听到门响去看了眼,见她回来,欧阳萍跟李玉清都站了起来,欧阳萍疑惑的问她:“怎么这就回来了?”

卓简见李玉清也在,突然觉得自己可能回来的不是时候,低了低头,走过去才有气无力的说了声,“订了现在回来的机票啊,我有点累,你们先聊。”

李玉清没说话,看了眼欧阳萍。

“我去看看她。”

欧阳萍说了声,然后便追了上去。

卓简自己坐在床沿,看着掌心里的戒指失神。

欧阳萍推门进去,看到她掌心里的戒指,不自觉的疑惑的问了声,“这,男款?怎么回事?”

她突然有个不好的想法。

“我也不知道了。”

她以为眼泪流干了,当这句话说出来的时候,滚烫的眼泪却又咕噜滚了出来。

欧阳萍在她旁边坐下,看着那枚戒指问,“傅衍夜的婚戒?”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