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卓简走过去,还没想好怎么跟他打招呼,傅衍夜先抬了眼,然后收起手机。

卓简下意识的微笑:“等很久了吗?”

傅衍夜黑眸深深地看着她。

卓简被看的心跳加速,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过了一周,他们这对新婚夫妻,好像有了距离感,很深的那种。

不久后傅衍夜伸手接过她的行李箱:“欧阳萍呢?”

“啊!她有事先走了!”

卓简说。

傅衍夜点点头,“那我们走吧!”

他腿长,一步顶她两步多,卓简勉强跟在后面。

“你们公司的事情处理完了吗?”

她后来才听说,出了三条人命。

“嗯!”

傅衍夜回应了一声,但是情绪不高。

卓简觉得哪儿不对劲,没力气再继续追逐他的脚步,停了下来。

傅衍夜走出去一段,感觉她没跟上来,转眼见她落在后面没再走,便又走了回去:“先回去再说。”

卓简的手被他自然地牵住,带走。

他的掌心里有些凉,卓简觉得他心情很差,猜测他事情可能处理的不太好,便尽力跟上他。

是回老宅的路,傅衍夜一路上只管开车,并不主动说话。

卓简看着窗外一会儿,终于忍不住去看他,“你好像不太开心。”

“是吗?”

他淡淡的两个字,兴致乏乏。

卓简太多事情想跟他交流,但是一时也不知道该从哪一件开始,便没再说话。

倒是傅衍夜突然开口:“自己的新婚妻子在自己不知情的情况下突然去出差,不知道哪个丈夫还开心的起来。”

“……”

卓简被当头棒喝,顿时明白过来他不开心的原因。

“威尼斯好玩吗?”

车厢里沉默了一会儿,傅衍夜不想太压抑,又问了声。

“还行。”

这次轮到她不知道说什么了。

傅衍夜从后视镜里看她一眼,车子突然在路边粗壮的梧桐下停了。

卓简只得又看他,“怎么停下了?”

傅衍夜心烦,想要数落她,但是看到自己手上的婚戒,他又默默地继续发动车子。

反正气氛就是很奇怪。

到老宅后卓简便迅速从车里出来,有种从鬼门关走了一趟的感觉。

卓简拿出给长辈们买的礼物分了,傅衍夜在旁边看了会儿,站起来:“有点不舒服,我上楼躺会儿。”

长辈们扔着他不管,只管夸赞卓简买的礼物好。

卓简见他上去后心里特别不安,下意识的站了起来:“爷爷奶奶,爸妈,我先上楼一趟。”

“哦!好!”

长辈们有点怔愣,完全没弄明白到底怎么回事。

就是觉得这小两口,吵架了?

不应该啊!

不是刚婚礼结束嘛!

卓简上楼后傅衍夜已经进了浴室,她从包里找出一个精致的小盒子,然后在外面等着。

傅衍夜出来就看到卓简坐在床沿,卓简也第一时间抬眼看他,见他出来,站起身。

“我有话要说”

“先去拿吹风机帮我把头发吹干。”

傅衍夜好像没看出她的紧张,淡淡的吩咐了声,擦着头发走到床边坐下。

“……”

卓简突然说不出话。

傅衍夜抬眼看她,沉声:“去啊!”

卓简只得先去给他拿吹风机吹头发。

傅衍夜低着头坐在床沿,卓简拿着吹风机站在他面前,有点粗鲁的给他吹干。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