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船上开始听到森林里传来美妙的音乐声,是有关婚礼的。

据说这场婚礼邀请了世界知名钢琴家来演奏,还有知名的乐队。

大家都激动起来,卓简更是紧张的快不能呼吸。

欧阳萍在她身边:“什么都不用想,只要走向你男人就行。”

卓简颇受安慰。

外面几十架摄像机已经准备就绪,如傅衍夜召开记者会时所说的那样,那些媒介都被邀请了来,多余一位都没有。

并且这场婚礼不进行现场直播,此处被傅衍夜命令断网。

保镖也早就就位,这场婚礼在他们维持秩序的情况下,出不得任何意外。

王瑞,出现在了保镖行列,而且还是领头。

他今天穿着黑色的西装,格外的谨慎,尤其是看到最后一位不请自来的宾客到来的时候。

林如湘看到他也是吃了一惊。

王瑞只冷冷的看了她一眼,说:“请出示您的请柬!”

林如湘看着他一会儿才从包里掏出请柬。

昨天傅衍夜让她放回去的,但是她没有。

她要来看看,那两个人如何在她面前举行婚礼,如何拿刀子划伤她的心。

可是她还没看到那两个人,便先被刺了一刀。

这个突然从她的世界消失的男人。

可是再见面,他还不过是个保镖。

而且还是傅衍夜的手下。

王瑞知道林如湘看不起他,不会有什么好眼色,看完请柬后还给她:“请吧。”

林如湘收回,拿着请柬进了里面。

里面很多人。

大都是她认识的。

大家都用奇怪的眼光看她。

但是别人越是投来那种目光,她越是装作满不在乎,平易近人,甚至还跟以前聊的人打招呼。

老太太正在跟朋友炫耀孙子孙媳妇买的项链,原本开开心心的,看到她顿时就不开心了,忍不住嘀咕了声:“谁放那个女人来的?”

“你们那个保镖,以前好像保护她的。”

有个老太太瞅着王瑞说。

——

不久后。

婚礼进行曲终于响起,傅正直直接担任女方父亲的角色上了船带卓简下去。

足够长的头纱遮住了她因为紧张而冒汗的脸颊,微风徐徐,她配合着傅正直的脚步,走向人群。

大家各自站一边,拭目以待着新娘子的真容。

即便相识。

似乎这一刻,是一个人的新生,是不一样的。

婚礼进行曲越来越响,周遭的掌声越来越多。

而卓简踏上地毯后,也忍不住抬眸。

那个人就在前方。

穿着白色的礼服站在几个好友前,静待她的靠近吗?

她突然觉得脚有些软,她突然不确定自己能不能走到他面前。

这一路走来,兜兜转转,并不容易,也不知道能否长久。

她的视线突然模糊,带着白手套的手也开始出汗。

明明是春天。

最好的季节!

他们放慢脚步,她听到傅正直的声音,“别紧张,父亲在。”

卓简抬眼看他,隔着一层纱与他相视而笑,这位父亲的宽慰她收到。

还有很多朋友,同事,都在人群中,卓简稍微看向人群,便看到了自己台里的搭档,看到了李玉清,看到了自己的工作人员。

再往前,还有多少人,她数不清,她只知道,这一刻,他们都是来见证她最重要的时刻。

是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