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他的嗓音低而沉,又带着强烈的蛊惑感。

卓简脑子里却突然一片空白,张嘴半天才说出俩字,“忘了!”

“忘了?”

男人不满足的皱眉,唇瓣吮着她的惩罚性的亲了几下,才又低声命令:“尽快想起来,嗯?”

“嗯!”

卓简艰难的答应着。

傅衍夜看她被折磨的一点脾气都没有,满足的轻笑,再吻她的时候更加温柔了些。

洗完澡他把她从里面抱出,给她吹干头发,然后自己随便吹了几下,吹风机一扔,他便又把她摁在床上,直接将睡袍掀开。

“还有两天。”

他的呼吸有些不稳,望着她害羞的模样提醒。

“嗯?”

卓简有点头晕,声音都要发不出来。

“婚礼!”

傅衍夜提醒,下一秒便啃住她的下巴。

卓简心慌的要死,时间过的未免太快了些,不过感觉到身上人身躯的变化,她还是努力睁开眼,温柔微笑着,“马上了,你再忍一忍。”

“好!”

傅衍夜答应着,但是幽暗的眼神望着她却越来越深邃。

漫漫长夜,怎能如此结束?

——

早上七点,窗帘遮住的卧室还很昏暗。

洗手间里,呕吐声不止。

卓简吐完出来的时候,脑袋一片空白,浑身像是被人暴揍一顿,更别提胃里,简直被吊起来风干的感觉,连带着两条小细腿也没什么力气。

等她又回到床上躺下,想到枕边人,这才转头。

男人幽暗的黑眸正平静的看着她。

卓简心里咯噔一下,只希望昏暗中他看不到自己紧张的模样,有气无力的问他:“你醒了?”

“嗯!”

傅衍夜答应了声,稍稍往前,将她揽进怀里。

卓简的心跳加速,不知道他干嘛突然这样。

他,是发现了吗?

傅衍夜将她搂紧,声音因为刚睡醒而有些沙哑,问她:“想起来了吗?”

“嗯?”

卓简疑惑的扬了扬头,看清他棱角分明的下巴。

“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

“……”

卓简心里的石头落下,但是她真的也还没来得及想。

具体是哪一年哪一天?

大概是从小就喜欢他,从认识他那天吗?

卓简忘记自己是什么时候开始认识他,但是在她的认知里,他一直在,从她出生。

可是妈妈说小孩子前几个月是不认识人的。

那就是后来。

卓简低头钻到他的怀里,不太习惯的伸手贴着他的胸膛,低喃:“还没来得及想。”

“婚礼那晚告诉我。”

傅衍夜没生气,低头凑到她耳边,暧昧地宽限她。

卓简脸红如血,感谢窗帘遮住了所有的光。

早饭后傅衍夜送她到电视台,在她下车前问她:“明天就不用上班了吧?”

“嗯!”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