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卓简感觉如芒刺背,不自觉的主动抬手也揽着他腰后。

林如湘顿时被那个画面所挑衅,激动地恨不得上去砍了她的手。

可是最后,卓简却相安无事的坐在傅衍夜的车里,还被傅衍夜专注的凝视着。

卓简觉得自己主动搂过他的手有些发麻,只对他勾了勾唇角算作笑。

傅衍夜低声:“刚刚发生什么让你主动搂我?”

“当丈夫的被妻子搂不是很正常吗?”

卓简反问他一句,随即看到旁边放着的棒棒糖,不自觉的拿起来拆开。

傅衍夜看她不打算多说,发动车子。

见她怎么都拆不开,手指肚都要被伤了,傅衍夜拿过,开车前替她打开。

卓简含到嘴里,是可乐味的,特别好吃,她忍不住多吸了两口。

傅衍夜从后视镜里看她吃棒棒糖时心情愉悦的表情,问她:“好吃吗?”

那仅仅是一个下意识动作!

真的!

她拿出嘴里的棒棒糖到他嘴边:“真的很好吃。”

傅衍夜条件反射的蹙眉看眼前的棒棒糖,鬼使神差又张了嘴。

“怎么样?”

卓简问他。

傅衍夜吧唧了下嘴,然后点点头:“嗯!”

卓简看着他颇为紧绷的神情,这才想起什么,机械的拿着她的糖果坐回去,再次……

她要不要塞呢?

就在她想这些的时候,手拿着棒棒糖慢慢靠进嘴巴。

还是下意识的动作,极其缓慢却又深思熟虑。

她又塞回嘴里。

其实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味道,还是可乐味的。

但是心里就是觉得这根糖变的不一样了。

又一边觉得不满意,一边慢慢的吮。

却又无意间,一双唇瓣变的亮晶晶,让看得人忍不住想要停下车去亲她。

注意到傅衍夜的眼神在看她,卓简提醒:“好好开车!”

傅衍夜又看了眼后视镜,然后认真开车。

“不回老宅吗?”

卓简看着他开去的方向疑惑的问了句,这两天老宅忙的不可开交,她以为他们得回去帮忙。

“不回。”

傅衍夜简单两个字。

卓简眼眸动了动,不自觉又用力吸那根棒棒糖。

他们俩每次独处一室基本他都会动手动脚。

卓简想了想,又转头看他问:“别人家结婚之前新娘跟新郎都是分开的,各自住自己家里,咱们不要那样吗?”

“我们情况不一样。”

傅衍夜车子是直接往盛园。

卓简收到欧阳萍的微信,低头打开手机看。

“你跟你老公说说,让李玉清也来参加婚礼呗。”

“请帖是傅衍夜亲自发出去的,李玉清已经收到。”

卓简想起傅衍夜在台里走廊给李玉清送喜帖,可惜她没看到傅衍夜递出去的那一幕。

以傅衍夜的脾气,肯定是傲娇的要死吧?

欧阳萍却是大为吃惊,“你老公亲自给李玉清下喜帖?”

“嗯,在咱们电视台。”

卓简这么回她,但是脑海里却浮现出李玉清阻止他再进电视台的场景,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