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从结婚第二天出国到现在回来,整三年。

这趟能回来,是因为她母亲查出肺癌晚期。

结婚三年,他以让她继续深造为由把她送出国,其实只是因为怕她打扰他跟他的白月光二人世界而已。

夜晚,她在老宅陪同公婆以及老太太吃过晚饭,回到两人未曾住过的婚房。

曾经傲娇的小公主早已经收起自己锋利的爪子。

这趟回来,她有个很强烈的预感,他们,是时候结束这段名义上的关系了!

他从外面回来,穿着工整的黑西装,浑身上下都透着生人勿进的信息。

他是个完美主义者!

更是重度洁癖患者!

卓简远远地站在窗边,他每走近一步,她的心跳就会加快一分!

三年过去,他更加英俊不凡,气势凌人。

他只走到沙发那里便停住,松着领带坐下。

她失落的垂下眸!

“见过岳母了吧?”

他淡淡的开口询问她,却没抬眼看她一眼。

卓简双手习惯性的放在背后,像个乖宝宝,也像个安静的下属,点了点头:“嗯!”

“你看看这个!”

他突然倾身,从桌子下面的抽屉里拿出一份文件放在桌面。

卓简只是扫了一眼,便知道自己的想法被验证了。

前不久她在网上看到关于他跟他白月光去订婚纱的新闻,而他们俩是隐婚。

她走过去将文件拿起来,翻开来看。

离婚协议书五个大字赫然显示在眼前。

她庆幸自己做了准备,浅浅一笑:“我同意!”

傅衍夜摄人心魄的眸子看向她,“坐下说!”

卓简这才坐下在他斜对面的单个沙发里。

他喝了酒,心情似乎不太好,又扯了扯领带!

卓简秉承着让自己尽量不发出任何让他不适的感觉的心思,默默地看完了离婚协议书。

他还送她两套房产,算是对她不错了!

卓简看完后微笑着问他:“有笔吗?”

“嗯?”

他稍微侧耳,似乎没听清她的话。

“签字啊!”

卓简始终带着温柔的微笑回他话。

傅衍夜黑眸睨视着她良久,随即又弯腰去打开抽屉替她拿了笔。

她没有任何犹豫的在协议下方写下自己的名字,“好了!”

“如湘身体拖不下去了,她想要有个完美的结局。”

傅衍夜突然解释。

卓简握着笔的手一紧,心又纠疼起来。

他可以为了那个女人牺牲一切!

“可以理解!”

卓简懂事的点头。

傅衍夜又沉默了片刻,直到她把协议往他面前送了送,他才接过,但是要签字的时候他却又抬眼看她:“你有什么要求可以提,我都会尽可能的满足你!”

“这样我已经很满足了,还要感谢你替我妈妈付的医药费。”

卓简回答他。

傅衍夜有种要窒息的感觉,低头看到协议下方她娟秀的字迹,突然烦乱的将协议放在一旁:“明天你跟如湘见一面!”

卓简看他没签字就把协议放在一旁,低眉顺目的答应:“好!”

“她若问你有没有喜欢的人,你就说有!”

“好!”

“要说到让她相信,让她开心才行!”

他说!

“好!”

卓简麻木的回应着,忍不住又看向他身侧的协议。

那一刻她有种荒诞的想法,或者他也对这段婚姻有所不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