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什么意思?卓简你不要无事生非,信口雌黄,你……”

电话里林如湘显然更激动了。

卓简看着傅衍夜走到自己面前,话却没停,“如湘姐,我只是提醒你一声,你超过保质期了!”

傅衍夜黑眸睨着她,不打扰她讲电话。

卓简把话一字一句说完后不紧不慢的挂掉电话,她想,她这样说,他要是够聪明,应该会猜到林如湘撒谎。

傅衍夜沉默着与她对视,直到她心里一点点的开始发紧,甚至害怕。

她原本不卑不亢的眼里渐渐地有些兵荒马乱。

毕竟那些年他一直维护林如湘,她刚刚这番话对他来说,会不会被当成是她对林如湘的诅咒?

但是她又不想管他怎么想,对待撒谎成性,卑鄙无耻的女人,她不会再忍让。

所以,她要等待的,顶多是他的责罚。

而她现在有一张保命符,所以她勇敢地迎上他的眼眸。

傅衍夜拉开椅子在她对面坐下,极淡的一声:“热搜已经看过了?”

“嗯!”

卓简意外他只是问了这个,也明白过来,刚刚那个电话就是告诉他热搜的。

傅衍夜又抬眼看了她一眼,见她神色紧绷,便又说了句:“放轻松点。”

卓简心想我也想放轻松,可是我怕你想抽我。

傅衍夜拉过她没吃完的面条去吃,感觉她一直盯着自己,便抬了抬眼看她:“以后你再不痛快,你还可以继续这样发泄。”

卓简眼神里闪过一抹诧异,他让她还可以这样发泄?

他明明听到她跟林如湘的对话了,他不觉的她过分?

“你不生气吗?那个人可是林如湘。”

“我生什么气?她又不是我老婆。”

“……”

卓简突然不知所措。

傅衍夜又定定的睨着她,“我只生气一件事。”

“哪件?”

卓简摸不透他的情绪,紧张的问他。

“你不在意我。”

卓简跟林如湘通话的时候,眼里心里都没有他,只是把他当成了利用工具而已。

“……”

卓简哑口无言。

餐厅空气很稀薄的样子,让人有些压抑。

傅衍夜低头把她没吃完的面吃完,汤也喝了些。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卓简情不自禁的打破了餐厅里的沉默,问他:“你洁癖真的没有好?”

傅衍夜只给她一记眼神,然后起身收拾碗筷。

卓简体会不到那个眼神的深意,只是心里莫名的有点虚。

饭后已经是七点多,卓简瘫在沙发里开着电视想林如湘的事情,见他走来,脑子突然一片空白。

傅衍夜身上带着强劲的气场,只是站在一旁就压的她无法思考。

卓简等了会儿,见他不走近也不说话,想了想,还是她主动打破沉默,问:“今晚咱们不回老宅了吗?”

“嗯!”

傅衍夜见她开口,这才又往她那里走了步。

卓简立即腿往旁边侧了侧,防备两人亲密接触。

傅衍夜冷眼看她一眼,然后将三张请帖送到她眼前,“做最后定夺吧。”

卓简这才放下防备,打起精神看了眼,大红色是长辈喜欢的,粉色是她喜欢的,还有一张白色是傅衍夜喜欢。

“这个吧,喜庆,老人家也喜欢。”

反正风格都是一样的,傅老板亲自设计。

傅衍夜在她身边坐下来:“之前你不是喜欢粉色?”

“那如果你想按照我的喜好来就不会给我三张选了,就这张吧,我更喜欢看爷爷奶奶开心。”

卓简选了大红色。

中国的传统喜帖色。

傅衍夜也的确是想在这件事满足老爷子老太太的喜好,点了头:“那就它了。”

他倾身拉开桌子下面的抽屉把其余两张扔进去。

卓简感觉两个人的腿好像挤在一块了,只是想跟他保持距离,结果……

喜帖扔进去的时候,里面还有一张特别显眼的东西。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