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比任何人都想要这场婚礼。”

傅衍夜又重复了一遍,然后嘲笑。

“……”

卓简腿一软,退了一步,突然间什么都说不出来。

傅衍夜看着她那么绝望的表情忍不住稍稍上前,低沉有力的声音问她:“难道你就没有哪怕一丁点的,想要跟我在一起?”

卓简浑身麻酥酥的,不知道该再怎么跟他说。

她记得自己表明了自己的想法,并且不止一次的。

她摇了摇头:“我不想再闹的更大了。”

隐婚被爆的时候她就已经被压的透不过气。

如果再来一场婚礼,那她可能就再也跳不出了。

她低了头看着脚底,心里寻寻觅觅,却不知道自己在寻找什么。

她甚至开始怀念小时候对他表白他头也不回的离开的那天。

他为什么突然变成这样?

“我们早就是夫妻了,这场婚礼不过是一场迟来的形式。”

傅衍夜对她说。

卓简仰头看他,一场迟来的形式?

“可以不要这场形式吗?很,很多人结婚后都不举行婚礼的。”

“可是我想要,卓简,可是我想要。”

傅衍夜看着她,一字一句,清清楚楚。

卓简的心一沉再沉。

她不知道他能这么执着这场婚姻到什么时候。

她时刻提醒自己要清醒,千万不要沉沦在他短暂的情深。

她低着头坐在床边,双手用力抓着床单,她甚至感觉不到小腿的酸痛了,她觉得头疼的厉害,脑子里被塞得满满的,但是又没有头绪。

傅衍夜慢慢走到她身边,抬手轻轻捏住她的下巴。

她抬起眸的时候,眼里盛满泪水。

但是没有一滴眼泪掉下来。

当真是我见犹怜,楚楚动人。

傅衍夜感觉自己不断地心动,可是她却不断地退后。

“我去给你放一盆热水泡脚。”

傅衍夜松开她,然后转身往浴室走。

“你会厌倦的!”

卓简转头看着他快到浴室的背影,对他说。

傅衍夜停住,摸着自己的无名指沉声:“即便会厌倦,也得先开始。”

卓简的心又沉了沉。

他是铁了心要举行婚礼?

卓简突然间乱了方寸,直到他把一盆水端出来放在床沿,在她不情愿不配合的情况下将她的脚放在了温度刚刚好的水里后,卓简更是不安了。

她会陷进去的。

在一个男人身上沦陷两次……

她不想这样。

她不满的眼神看着他,看他给自己洗脚,闹脾气的把脚踩在洗脚盆边缘,傅衍夜又把她的脚踝握着,给她放进去,并且声音很稳,“泡脚最起码要十分钟以上,否则没用。”

“傅衍夜,我不想跟你举行婚礼。“

她只能直白的跟他说出来。

“嗯!我知道!”

他答应。

卓简一口气上不来。

他知道?

知道还要跟她举行?

“跟不喜欢你的人举行婚礼,你会后悔的。”

卓简又提醒他。

傅衍夜却轻笑了下,说了句让她沉默的话。

“你喜不喜欢我,你自己心里清楚。”

“……”

卓简被他浅淡的一句话堵得什么都说不出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