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什么?你……卓简,你要是想好好活下去,我劝你自己消失在他面前。”

林如湘反倒是被她给轻易地刺激了。

“所以在国外找人暗杀我的人果然是你!”

卓简笃定的一句。

“可惜你没死!”

林如湘不否认,甚至看卓简的眼神更不加掩饰的怨妒。

“既然这样,那让我明明白白告诉你,傅衍夜这个男人,我要定了!”

卓简走近,敏捷的擒住林如湘无法聚焦的眼神,一字一句清清楚楚的宣示。

“卓简,你到底哪儿来的底气这么跟我说话?我不信你不介意我跟他在一起那么多年,你只是爱装而已。”

林如湘突然捉住她的手腕狠狠地攥着,咬牙切齿的逼她。

“你对在一起这三个字大概有误解,如果你们曾经恋爱,那才叫在一起,如果你们只是佯装恋爱,那不过是逢场作戏而已。”

卓简说道。

“什么?”

林如湘没想到,她跟傅衍夜那么多年的感情,竟然被卓简四个字概括。

逢场作戏?

谁跟谁的逢场作戏。

“在我看来你未必那么爱他,他也不可能爱上一个撒谎成性的人。”

卓简打量着今天化了淡妆的林如湘认真说道。

“撒谎成性?你,你到底知道了什么?”

林如湘不敢笃定卓简知道她假装癌症的事情,毕竟卓简也没有拿这件事要挟过她,所以她只是笼统的询问。

“想问我怎么知道你不是真的癌症患者吗?其实很容易的,我随便抓你一根头发去医院做鉴定就能搞定。”

她没有供出李玉清,在她看来,这件事完全没必要把李玉清牵扯进来。

“什么?”

林如湘抓着她的手腕一松。

“何况你提前给你自己挖了个坑,你告诉傅衍夜说医生说你还有两三个月的寿命,结果现在半年都要过去了,你……”

卓简不再说下去,只是打量了她一眼。

林如湘知道自己露出了马脚,但是还是忍不住问她:“你什么时候知道的?你拿我的头发去做鉴定?”

“是!直播要开始了,告辞。”

卓简看她大概是需要时间冷静,打算离开。

“所以是你告诉衍夜我没有得绝症的事?”

林如湘回过神,想起昨晚傅衍夜对自己说的话,又喊住她。

“……”

卓简诧异的回头看她。

傅衍夜知道林如湘没得绝症的事了?

“你可真够卑鄙的,为了夺走他,没少往我身上泼脏水吧?”

“我没告诉他。”

卓简说完就走。

——

林如湘疑惑的站在那里,突然间整个人像是进入一个黑色的洞里无法逃出来。

不是卓简告诉他,那是谁告诉他?

肯定是有人告诉他!

肯定就是卓简,只是她不想承认而已,那个女人,才是真正撒谎成性的女人,林如湘这么想着,久久的陷入恨里不能自拔。

直到手机铃声响起来,她才松了一口气,低头看了眼手机号码,一边往外走一边接电话:“喂?”

“如湘,你快回来,你爸爸他,不要我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