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卓简看到林如湘跪在地上抱着傅衍夜的西装裤苦苦哀求的时候,只庆幸自己迷途知返的够早。

——

一周后傅衍夜接到法院某友人的电话,那边人说了很多,他只说了俩字,“随便!”

卓简真的办理了起诉离婚。

傅衍夜怎么也想不到,那丫头不要他的时候,那么果断。

下午他跟苏白去打网球,休息的时候苏白擦着汗问他:“她那么紧张你,怎么会起诉你呢?”

傅衍夜冷笑:“她紧张我可能只是为了给他们电视台的台长求情。”

“啊?”

苏白诧异的看着他。

傅衍夜叹了声:“老爷子生日今年打算大办一场,在星光,你帮我个忙。”

“你说!”

正事上,苏白从来不含糊。

不过听完傅衍夜的要求,苏白却忍不住抓了抓后脑勺,问他:“要是出事了,小简妹妹不会恨我吧?”

“兄弟还是女人,你自己选。”

傅衍夜冷冷看他一眼。

苏白忍不住抽了抽嘴角,不自觉的顺着他:“当然是选兄弟啊,但是衍夜,你既然喜欢她,为什么总算计她呢?就不能实实在在的表达出来?”

“她不信!”

“……”

“我说什么她都不信!”

傅衍夜坐在椅子里,拧着矿泉水瓶盖,越说越觉得好笑。

苏白却是觉得可怕,这女孩子肯定是被伤透了,不然也不至于说什么都不信。

苏白作为打小看着卓简长大的人,其实心里还是很疼爱这个妹妹,想了想还是提醒傅衍夜:“不过,女孩子是要宠的,你平时对她,还是尽量顺着,哄着点。”

“嗯!”

傅衍夜面无表情的答应。

就凭她向法院提起离婚诉讼,还想要让他哄?

呵!

他怎么那么贱?

——

但是那天卓简办公室里的鲜花,多了一束。

她直播完回到办公室,找到卡片看了眼,卡片上写着:“祝你起诉成功!傅衍夜!”

卓简手一抖,卡片掉在了地上。

那么一大束白玫瑰!

漂亮到让她发颤。

为什么她觉得他表里不一?

卓简想着他这会儿肯定是被法院联系过了,别的她都不管,只要能尽快跟他脱离关系。

林如湘给她打了电话:“卓简,你说你不爱傅衍夜,你要离婚,那么,你敢否定你们的婚姻吗?”

“我为什么要否认?你有话不妨直说。”

卓简看着那束白玫瑰,手轻轻地捏着一片叶子拽下来,还发出了清脆的响声。

从这声音,足可证明这花的新鲜程度。

“我会找记者去找你,我希望你跟记者说,你们俩从未结婚。”

如湘电话里这样说。

卓简觉得好笑,问她:“他不爱你了,你感觉不到吗?”

“至少我被爱过,我要挽回他,算我求你帮忙。”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