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卓简:“……”

“您到底闹够了没?我不会死,您的重孙也会好好地降生,你们可以走了吗?”

傅衍夜再也听不下去。

卓简面皮薄,她们俩这么说下去卓简肯定会尴尬。

老太太跟王悦看着傅衍夜突然爬起来,心想,我看没事嘛!

“这么快就赶我走?听说你出车祸哦,我这颗心哦,差点就要停跳哦,我的重孙可怎么办呢?我们简简宝贝的肚子还是平的哦!”

老太太假装擦眼泪,还故意瞪着眼瞅卓简的肚子。

卓简出来的急,穿了件蓝色的毛衣裙,小腹格外的平坦,被老太太看的,只能双手放到外套口袋里,把肚子挡起来:“奶奶,您有重孙了呀!”

“你少跟我提那个女人,她生出来我也不会认。”

老太太听卓简那么说才不高兴了,扭头就走。

王悦轻轻拍拍卓简的手臂:“替我跟你奶奶照顾好他,拜托了!”

“啊?妈,可是……”

“除了你,你奶奶不会放心的,嗯?”

王悦不等她说完,又加了句。

卓简扭头看着王悦带老太太离开,门被关上,又是他们俩被关在屋子里。

傅衍夜还坐在那里,转头看她正低着头委屈,眉眼一动,问她:“你到底点餐了没有?”

“啊?点了呀!”

卓简这才想起她订了外卖。

她拿出手机看了眼,还不等看到距离,就听到敲门声,她去开门。

“少夫人,您点的餐,我们怕外卖小哥的车不稳,亲自送过来了。”

酒店中餐厅的经理,穿着笔挺,拿着食盒。

卓简点了下头:“辛苦您了!”

也没别的好说。

小饭桌搬到床上,傅衍夜坐在那里看着她点的菜,倒都是他喜欢吃的。

卓简看着经理还把他的专用筷拿来,不自觉的心里默默给经理竖了个大拇指,真够周到的。

傅衍夜看着桌上的碗筷却说了句:“晚上再来的时候拿两副一样的碗筷。”

经理低着头一边放菜一边回:“是!”

“我不用!”

卓简立即明白他的意思,说。

傅衍夜不理她,只管跟经理交代完了让经理去外面候着。

卓简看他用左手拿筷子也拿的很好,又默默地敬佩了一把。

本来还想,自己难道要喂他吃饭不成?

吃过午饭后她跟经理收拾了,送经理离开,下午两点多护士来送了药。

卓简听完后忍不住问:“就只是吃药吗?不用打针?”

护士看了她一眼,然后又看床上看手机的人,然后摇摇头:“傅先生身体很棒的,只要好好休养就行。”

卓简:“……”

她忍不住跟着小护士出去,把门一关,轻轻问:“意思是说,他的手臂,不用再治了吗?”

“嗯!今天观察一天,明天就可以出院了。”

护士点头回她。

卓简心里却越发的闷起来,像是有个锤子在敲她的心口。

等她再回去,看他沉默着看手机邮件,便给他倒了杯热水放在旁边,问他:“傅衍夜,你要是不舒服就说。”

傅衍夜看完邮件后直接拨了吴菲的电话,像是没听到她的话一样。

卓简想,他是不是被打击坏了?

他那么要强,怎么能容忍自己的手臂废了呢?

他肯定不愿意别人提起,所以她尽量不提起。

不过她的手机又响起来,看到是台长夫人的电话,她也怕打扰傅衍夜看邮件,便赶紧接起来,小声:“喂?”

“他不太舒服,我晚点问,嗯,晚点回您。”

卓简轻声说完便挂了电话。

傅衍夜却还在认真看手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