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卓简痛的眼泪流出来,傅衍夜吮着她的唇瓣,越来越过分的。

卓简的呼吸几乎全部要被他夺走,然后人又被他抱了起来。

这一次他没停下,直接把她搁在了床上,并且随身覆着。

卓简回过神,看清他的时候更是心跳如雷。

她的手机在楼下响起来,显示李玉清三个字。

傅衍夜一边解自己的腰带一边问她:“这时候你猜是谁给你的电话。”

卓简想到几个人,但是她来不及回答,因为她感觉他的腰带撞到她的肌肤了。

她的衬衣什么时候开的?

卓简下意识的低头,但是什么都没看见。

傅衍夜压着她,手压着。

卓简顿时羞的满脸通红,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傅衍夜一边去含着被他咬的流血的唇瓣,一边低喃:“对别人的妻子有非分之想,这样的人,不可交。”

卓简疑惑的问他:“你在说谁?”

“李玉清!”

傅衍夜黑眸看她一眼,继续吻她。

卓简觉得他做什么都能很专心。

专心到让她觉得他有分裂人格。

他脑子比她要理智的多。

他不是被情感控制的人吧?

否则他怎么能一边谈李玉清,还能一边吻的她上火?

卓简很快扬起下巴,被他亲着,她的呼吸开始错乱。

傅衍夜却的手想要去脱她的裤子的时候被她抓住手腕。

她的小手冰冰凉凉的,又那么纤细,一握住他的手臂的时候她就知道自己是以卵击石,但是还是忍不住去阻止。

“你觉得我得不到手,会放弃吗?”

他问她一句。

卓简握着他手腕的力道突然轻了些。

他不会!

卓简深知他这个男人的劣根性。

傅衍夜又继续去吻她,只是要吻到颈上的时候,他的黑眸突然掀开一下,望着那处的围巾,他突然将她的后脑勺拖住。

此时围巾松松垮垮的挂在她脖子上,傅衍夜稍微往上便给她直接从头顶脱了下来。

卓简却是顿时清醒,条件反射的立即捂住受伤的地方:“你……”

“美的地方要展现出来,尤其是在我需要的时候。”

傅衍夜一边说着一边看向她颈上,美的让他想要直接咬断。

可是她的手放在左侧,迟迟的不拿下来,他夹着笑的眼突然变的深邃冷鸷。

“把手拿开。”

傅衍夜突然有个很不好的预感。

卓简听着他低而沉的命令,下意识的拒绝:“我不。”

“你不!”

不是问句,只是陈述,重复。

更像是在宣示。

下一秒,她的手就被他捏住。

卓简下意识的把另一只手握住他的手腕:“傅衍夜你别……”

“……”

傅衍夜讨厌她说别,但是当他把她两只手腕都捏住举在头顶,当他漆黑的眼眸看到她颈上那条不算很深却很明显的伤疤,却不自觉的动了怒。

心里像是有团小火苗,渐渐地,然后噌的一下就烧的旺了起来。

“解释!”

傅衍夜生气的送她两个字。

卓简看着他愤怒的模样不自觉的紧张,不敢耽搁太久,只能随便编了个理由:“不小心被树枝划到了。”

这理由,她自己都不信。

傅衍夜突然狠狠地

“你是当我瞎?”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