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傅衍夜站在楼梯口,一身白色的休闲,却透着生人勿进的高冷。

卓简的心一下子跌落谷底。

只一双清亮的眼眸迟迟的望着他无法移开。

欧阳萍顺着卓简的目光朝着楼上看去,顿时一惊。

她以为傅衍夜大白天肯定不在家。

刚刚她们聊的那些话……

欧阳萍缓缓地站了起来,五官努力的动了动,笑着说:“傅总,你老婆让我来谈撤诉的事情,恭喜你们俩终于有情人终成眷属哦!”

卓简回过神,转头看了眼欧阳萍。

欧阳萍已经背起包:“我还有事先走了,伴娘服的事情我们晚点再谈。”

不到两分钟,偌大的房子里只剩下他们俩。

阿姨从厨房出来,看到傅衍夜在家的时候也愣住。

早上她来的时候傅衍夜的确出去了的。

什么时候回来的?

而此时,傅衍夜迈着长腿慢慢往卓简面前走去。

卓简坐在沙发里,后背紧绷,呼吸微弱。

他越走近她就觉得越危险。

“你,没去医院?”

卓简试图转移话题。

她也是真的以为他去守着林如湘了。

“什么叫绝对不要在一个人身上跌倒两次?”

傅衍夜不理她的问题,反问她。

卓简心口一紧,看他那么执意,提了口气,还是勇敢说出来:“我曾经爱过你。”

傅衍夜忍着一口气怒视着她。

如果他理解没有问题,她的意思是曾经爱过,便不会再爱了?

就因为当年他没有给她一个准确的答案,她现在就变的这么决绝。

他一直觉得圣诞夜之后,他们之间其实更近了一步。

但是再看她此时那么决然的模样,他只轻轻冷笑了声,对她说:“以后不会再爱了是吗?”

卓简的手指颤了颤,低头的时候把自己颤抖的小拇指给捏住,然后回答:“是。”

“那我们现在在做什么?”

傅衍夜突然气不过的质问她。

卓简抬眼看他愤怒的神情,便回答他:“你不是早就知道我的心思吗?”

“你的良心果然是被狗吃了,你就那么怕在我身上再跌倒一次?我接不住你是吗?”

傅衍夜质问她,转身便烦躁的一脚踢在桌脚。

卓简吓了一跳,随即却又睨着他:“你要是不高兴,我们不办了好了。”

阿姨在里面听着这话吓一跳,想要立即打电话跟老宅报告情况。

“你就死了这条心吧,我说过我会占着你这个人,直到你人老珠黄。”

傅衍夜说完便又要上楼,但是走到一半他突然回来,狠狠地睨着她:“等会儿家里来人,你换身衣服。”

“什么人?”

卓简问他。

“还能什么人?设计师来送婚纱。”

傅衍夜说完便上楼。

婚纱?

卓简突然想起那天在他办公大楼见的设计师。

一眨眼,已经过了一个多礼拜了吗?

卓简看了眼自己穿着随意的家居服,想了想,还是上了楼。

只是卧室里,他刚脱下休闲上衣。

卓简进去就看到他结实的后背。

老实说,他最近皮肤挺白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却给人一种很禁忌的感觉。

卓简忍不住停在门口,想要转身。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