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傅衍夜的动作停下来,黑眸又看向她,命令:“再说一遍!”

“如果我愿意再在你身上跌倒一次,你最近能不做吗?”

卓简问这话的时候,已经羞愧的小脸通红。

她想做个正直的人!

但是明显,她没有这个机会了!

傅衍夜如刀子一样的眼神渐渐地不再那么锋利,握着她的力道也不再那么重,只是低声:“再也不要对我说一句绝情的话。”

他不想听。

“好!”

傅衍夜的手依依不舍的从她衣服里拿出,却忍不住抵着她的额头轻轻地喘息,低喃:“现在就说句好听的给我。”

好听的?

卓简木讷的想不出句什么来。

他突然孩子气的软声就叫她有点无所适从了。

傅衍夜吻了吻她的唇瓣,然后又难舍难分的低喃:“说你喜欢我!”

卓简觉得他很奇怪。

这有什么好听的?

他也不像是缺被表白的人。

可是为了让他放过她,卓简心一横,低低一声:“我,喜欢你。”

傅衍夜不满:“抱着我,在我耳边说。”

卓简:“……”

“卓简!你听不听话?”

他的声音又沉又哑,双手捏着她娇柔的身躯。

“我,我喜欢你!”

卓简伸手勾住他的脖颈,唇瓣在他耳边,张了好几次嘴,才羞耻的说出这几个字来。

傅衍夜却觉得这一生,无比软香。

仿佛半个小时前楼下的不愉快都是上辈子的事情,他突然捧住她的后脑勺,弓起窄腰,再次将她的唇瓣吮住,然后展开他高超的吻技。

卓简怕惹他不高兴了自己受苦,轻轻回应了他两下,抬手捧住他的脸:“简先生在楼下等我们。”

傅衍夜蓄满了热烈的眼眸望着她,低低的一声:“等他走了再继续。”

“……”

卓简吓的小脸紧绷。

“只亲亲。”

傅衍夜说着便又亲了她下,然后再一下。

卓简在他换好衣服出去后才坐在床边放松的喘了口气,刚刚她真怕啊,怕自己克制不住会热烈的回应他。

幸好自己不再是二十岁的时候,那时候他要是这么吻她,她早就被勾了魂去,命都舍得送给他。

可是现在……

“卓简,你给我清醒点。”

她的小手轻轻地抚着小腹,低头看了眼,随即又用力吐了口气,起身,在橱子里找了件白色的连衣裙,穿上出门。

楼下傅衍夜已经绅士的坐在沙发里陪着简大设计师喝着茶等她,旁边还坐着两个人,应该是简的助手。

两人见到她来后都站了起来。

卓简礼貌的点了个头:“你们好!”

两位女助手也跟她点头致意。

简敛抬了抬眼,只看她一眼就垂下眸,眼观鼻鼻观心。

卓简想要在旁边坐下,傅衍夜一抬手便把她拉到自己身边。

卓简没坐稳倒在他怀里,不满的抬眼看他一眼。

“坐我身边。”

傅衍夜只低低的提了一句,眼神里却非常严肃。

卓简想到楼上的事,便依着他坐在他旁边。

傅衍夜扣住她的手,简敛看着,好奇的问了声:“据说你们俩已经隐婚三年多,还没买婚戒吗?”

傅衍夜原本缓和的脸立即又沉冷起来。

卓简也有点不自在的看了眼两个人缠在一起的手。

“简先生说的是,戒指再不戴上不合适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