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太太却说:“接,听她说什么。”

虽然俩人都猜到电话的内容,但是还是接了起来,开免提。

——

林家真的是来逼婚,所以傅衍夜当晚便被叫回了家。

全家长辈,齐齐的坐在沙发里,看他的眼神都特别不待见。

傅衍夜瞅了一圈没看到卓简,无视着他们坐下,问了声:“卓简呢?”

“今晚是批斗你,简简宝贝没叫。”

老太太说。

傅衍夜心里有点不得劲,他便是想着能看她一眼,才回来的。

“林如湘是真的怀孕了,她母亲已经跟你母亲通过电话,说两家坐下来好好谈一谈你们的婚事,不能再拖了,你说呢?”

傅正直比较理智的开口。

“我说这孩子不是我的,你们没有一个人信?”

傅衍夜看了眼在座的,全都是他的血亲。

但是这些人,全都以为林如湘的孩子是他的?

“我们当然也不想是你的,可是这些年她身边除了你也没别的男人。”

傅正直继续说。

“而且前阵子你一直闹着要跟她结婚,还给她定了婚纱,对了,前几天不是还去买了戒指?”

王悦也说。

傅衍夜听完心情更差了。

卓简不在,全家就这么攻击他。

不过凭什么他一个人在这里挨批?

傅衍夜想着,不久便又离开了老宅,车子直接开到了会所。

严正跟苏白被他叫出来都有不好的预感,果然,又是喝酒,不,应该是灌酒。

桌上摆放着整整齐齐,连个角落都没留,酒瓶子,全都开了盖,待喝。

严正忍不住皱着眉头说:“不用这样吧?明天还得工作呢。”

苏白也摸着自己的肚子:“我最近胃可不好。”

“别废话!”

傅衍夜只淡淡的一句。

俩人在他旁边坐下,先陪着他干了瓶子。

苏白忍不住去问他:“你干嘛不跟小简妹妹说清楚呢?”

“我不说清楚?”

傅衍夜质疑。

“难道是你说了,她不信?”

严正想,可能是这个原因吧。

他们之间缺乏信任。

傅衍夜苦笑:“她不仅不信我,还骂我是渣男,不负责任的渣男。”

以前骂他衣冠禽兽之类的他就忍了,但是现在她把他当成那种脏东西,他实在忍不了。

那种不被信任的感觉,就像是被人给把心脏捅烂了。

所以他最近都不理她。

可是今天上午在办公室见她一面,他便又开始牵肠挂肚。

她好像最近都没吃好,或者也没睡好?

他有些担心。

但是他不能这么去找她。

想着,便又拿起一瓶,继续跟他们俩喝。

苏白跟严正无可奈何,只能陪着他,苏白笑说:“她骂你渣男就算了,可别把我跟严正也想成你那种人啊,咱仨整天鬼混在一起,”

严正叹了声:“真说不好!”

“你还当自己是什么痴情种吗?”

傅衍夜忍不住冷眼看了眼苏白。

“你才是真真的渣男啊!博爱君!”

严正也忍不住挖苦他。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