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满不太情愿,但是王瑞牵起她的手就拉走。

俩人找了个没人的树底下,王瑞还贴心的脱下自己的外套给她垫在可坐的石头上。

他自己倒是坐的很随意。

袁满一直很紧张,她没有约会过。

王瑞问她:“常夏的钥匙环是从你那上面摘下来的,我觉得那个有点多余。”

袁满猜到了,但是得到确定答案后还是忍不住笑了起来。

王瑞也笑:“你应该多笑笑,很好看。”

袁满立即尴尬的又不敢笑了。

“以前谈过恋爱吗?”

王瑞问她。

什么叫社死当场?

袁满快把头埋到地上去了。

王瑞抬手捏着她的后脖子又将她的脑袋瓜给提了起来。

袁满尴尬的说:“这方面以后还要请瑞哥多多指教了。”

王瑞:“……”

这话听着可不像是夸他。

“好。”

可是他也想不到说别的。

他一说那个好字,袁满就一双亮晶晶的眼睛看着他,看得她心里直打鼓。

“你真的不爱林如湘了吗?”

“爱不起。”

王瑞说完就笑了。

那个女人,是他抹不掉的黑历史。

袁满看着他:“我你就爱得起了?”

“我想爱得起,不过还要你肯给机会。”

就好像是两个到了适婚年龄的人,很平静的说着这样的话,并不觉得突兀。

但是彼此心里其实都有些紧张,情绪波动。

袁满又想了好一阵,才说:“三个月试用期?”

就像是他们找工作一样。

王瑞:“嗯,那瑞哥一定在这三个月好好表现。”

“先做一百个俯卧撑看看体格。”

袁满说。

王瑞吓一跳,扭头看了下周围,没人,问她:“就在这里是吗?考核就这么开始了?好。”

他说着就撑在了地上,姿势标准。

一百个俯卧撑快结束的时候,周边已经围了好些出去散步的人,一个个的还给他数上数了。

——

卓简跟傅衍夜回到家陪长辈们吃过晚饭,老爷子问了傅衍夜句:“你们公司应该还能塞下一个人?”

傅衍夜疑惑的看了他一眼。

“有个朋友的孙女,大学刚刚毕业,学文秘的,你帮忙安排一下。”

“嗯。”

傅衍夜没多问。

他们家老爷子从来不爱做这种事,除非是真的推不掉了。

老爷子看自己孙子没为难自己,说了声:“算你小子懂事。”

傅衍夜欣然接受称赞。

老太太拉着卓简在下围棋,不过老眼昏花总是要输了就开始耍赖。

爷孙俩听到老太太又耍赖就回头看了眼,然后无奈叹了声:“你们奶奶啊,真是越来越孩子气了。”

孩子气这仨字,就有点耳熟。

不过最让傅衍夜不想接受的是,他奶奶虽然下棋总输,但是还总也下不够,不断地耍赖,不断地重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